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1章 铜雀簪与猪胆膏(一)

第1章 铜雀簪与猪胆膏(一)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我垂老久矣。

    凡认得我的人,无人数得清我究竟多大年纪,也无人相信我能将自己过往的年岁记得那么清晰。可我却记得清清楚楚,自与师傅离散至今,不偏不倚,恰百年。

    百年前,我尚豆蔻韶华,与师傅一同操持着一家生药铺子,同师傅在一块儿的日子,过得绵长如梦,我沉醉其中,从不在意今夕何夕。可自师傅离开的那一日起,每一日我都记得很牢,从不曾算错过一日。

    师傅说,待我百年之后,许是能再见着他。那是在我万念俱灰,几乎要丢弃性命的时刻,师傅给的最后的念想,本不该当真。

    为了这个最终会幻灭的痴想,我便一日一日地数着盼着,绝不会错一日,连一个时辰都不会错。没料,我耗费了百年,仍旧拿不准究竟得不得见。其实,早在一甲子之前,我心底已起了彷徨。

    我苍老至此,连个稚童见了都会骇怕,万一真见着了,师傅还能认得我么?倘若,我的样貌能像临安城中那片湖一般,亘古不变,那该多好。

    我同人说笑时将这话说起过几次,每每不等旁人讥笑,我先自嘲痴人说梦,人老了容易胡言乱语。可有谁知道,我心底,是当真存着那样的企望的。

    ……

    临安城中有湖,世人皆知谓西湖。西湖外围沿湖一溜的巷子,商肆林立,迎来送往,巷中更有贩夫走卒,箪壶卖浆,络绎不绝。

    因离皇城甚有些距离,少了沉重,又因山色空濛湖水清奇,就有那许多的操持整日的权重人臣前来疏解喘息,更有文人骚客争相前来显弄风雅,墨客权贵向来又少不得名妓陪衬,更离不得酒肴果品,这湖边湖面便多了不少人间烟火气,胭脂水粉香,久而久之,竟成了一等一的风流富贵之地。

    湖水之北水道阡陌之处,有一处深巷,唤作茱萸巷,大凡自小长在临安城中的人,都知晓这巷子是有些来历的。

    此巷原是教一户簪缨世胄的人家占着,赫赫扬扬的一大家子,击钟鼎食、连骑相过的显贵日子过得好端端的,忽就遭了灭族,无人能说道清楚这一家子究竟犯了什么事,碌碌小民的眼里本就只能瞧见高门大户的两桩事,要么显,要么衰,余者皆挂不上心。

    自打这茱萸巷经了好大一场屠戮后,便日渐颓败下去,也鲜少有人愿意踏足进来。也不知是哪一年起始的,许是北方皇族南迁之后,临安城中的宅子渐渐捉襟见肘起来,权贵挤走了巨贾豪商,巨贾豪商挤走了蝇营狗苟的小民。

    平头小民无法,转眼忽觉茱萸巷是个安身的好去处,不几年,倒也将这衰败冷僻的巷子重撑出了一番人世俗尘的情形来。

    茱萸巷底,据说是昔年屠灭满门的行刑之处,阴寒气极重,曾有几年,临安城中吓唬顽童的话,便是“送你去茱萸巷底耍去”。纵然后来茱萸巷住得满满当当,巷底却还是无人愿去住。

    可师傅带着我到临安的那日,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满意地将这茱萸巷底阴气沉重所在相中了,师傅说,阴阳相交时,恩怨缠结地,十丈红尘人,天时地利人和,再没比此处更好的了。

    我并不明白师傅说的什么时啊、地啊、人啊的,既然师傅说好,那必定是不会错的。

    不多久,茱萸巷底悄然开起了一家生药铺子,门前高悬乌头匾额,灿灿地闪着“朱心堂”三个大字。

    师傅常对外人说他姓朱讳阙,我浑不在意师傅名唤朱阙还是别的什么,可他也将我的名字摆上了那高高的匾额上,还闪着坚定的金光,这却教我暗自欢喜了好多日子,路过那匾额时总忍不住抬头去望。

    说到底,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姓,只知师傅唤我阿心。

    人们只说朱心堂抓来的药,较之别处格外有效用,也时常见着一个年届而立的男子,眉目疏朗,端着一脸再谦和不过的浅笑,坐在柜台后头摆弄药材,他身边有个垂着双鬟,十四五年纪的小丫头,在铺子里来回忙碌,另有两名总沉默少话的杂役,垂头默默做活。

    无人知晓这男子的来处、爷娘亲族、何处学的医理药典、歧黄之术,只知家中有人得了什么疑难杂症,或大夫束手无策时,来茱萸巷底求一求生药铺子里的这位朱先生,他若肯救,便是大幸了。

    可偏他古怪得紧,并非什么病都愿意诊看,也并非什么人来买药都肯贩售。

    诊金药资要得也稀奇,他若高兴时,也不必什么资费,随意在患病之人身上取一样小物件,便充当了药资,他若不情愿时,莫说是金叶子、交子、钱缗子,听说便是银山宝树,也未必肯多瞧一眼。

    临安城繁盛,西湖边尤其,有些店肆通宵达旦,再疏懒些的,店肆内灯火也得亮到起更方熄。可这朱心堂卯开酉闭,从不破例。街坊四邻都知晓这个规矩,纵十万火急,也无人会在酉时起暮之后再到朱心堂叨扰。

    偶也有教病症逼急了的,贸贸然跑至茱萸巷底来叩门,也是无用,整个小宅院死寂沉沉如同经年无人的荒宅。

    这日交三更时分,便有不知哪家的家仆,在朱心堂紧闭的门户前急叩。一声紧过一声的叩门声回荡在茱萸巷里,大半条巷子都体察到了这人的急迫。

    饶是如此,朱心堂里毫无动静。

    这人在门前折腾了小半时辰,眼见着实无望,只得怏怏离去。

    次日清早,巷子里不知谁家圈养着的公鸡长长地打了第一声鸣,宣告了卯时至,朱心堂的乌木大门一动,浓浓的药香气顺着半开半阖的大门涌了出来。

    我跟在师傅身后慢慢地从铺子里踱出来,师傅随手一指铺子前厚重的门板,吩咐道:“吴甲,这门板子松动了些,拿去后院修整修整。”

    吴甲点着头便麻利地将门板一幅幅卸下。

    隔街张屠户家的娘子起得亦早,倚门朝朱心堂这边张望。

    师傅附身低低嘱咐我去取些干艾叶,我跑回店肆里包了一包出来,笑吟吟地同屠户娘子问早:“张家嫂子好早。”

    “阿心姑娘,昨晚可是有人在你家店肆门前闹了一阵?”屠户娘子朝朱心堂探了探头,里头静悄悄的,不闻一丝异动。

    “有么?”师傅皱了皱眉,顺口便问道:“阿心,你可听见昨晚的响动?”

    “没有啊。”昨夜间我睡得沉,哪听得见什么响动。

    张家娘子狐疑地摸了摸包了发髻的碎花头巾,嘟囔道:“夜里闹腾,我还推窗望了一眼,确有人在门前,瞧那情形,八成是来求药的。”

    师傅从我手里接过纸包,走过门前的小街,将手里的黄纸包往张家娘子手里一递:“就快端午了,蛇虫鼠蚁活泛过来,恐是四处沾带秽气,扰得人夜里睡不踏实,将这包干艾叶在门前焚一焚,避避邪气,夜间也好睡安稳些。”

    张家娘子咧嘴一笑,一叠声地谢她,也不提夜间的事了,忙忙地取了铁簸箕出来好焚艾。

    张屠户门前的干艾烟气还未消,便有一驾马车从烟熏火燎中穿出,停在了朱心馆门前。车上帘子一动,一名看起来年纪比师傅略略大些的净面男子从车上一跃而下,衣着甚是得体,步子却有些踉跄,走到朱心馆门前时脚下一顿,好似打了个寒噤,方才撩袍跨入。

    “敢问朱先生何在?”那男子进门一开口带出了一副浓重的北方腔。

    “正是在下。”师傅从柜台后头绕出来,冲他抱手作礼,“杨主簿怎的亲来买药?”

    男子怔了好几息,“朱先生……认得在下?”说话间他又偷眼打量了师傅一回,狐疑毫不掩饰地挂在脸上。

    那些人总以为来了朱心堂会看见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翁,仿佛这样才不负朱心堂能肉白骨活死人的朱先生的名声,那种怀疑的神色我见得多了,心底里早就懒得嗤笑他们的以貌取人。

    师傅仿若未闻他的话,也不作答,只轻轻一笑,重回了柜台后,拿起了戥子,客客气气道:“杨主簿请递方子,在下好予你抓药。”

    那杨主簿的神色恍恍惚惚,目光不定:“不瞒朱先生,昨夜我遣了家仆来过……说来惭愧得很,杨家也奉诗书礼仪,本不该深夜无礼叨扰,委实……委实是内子病重,头痛欲裂,已是目不能视,昨夜忽呕了口血,从口鼻一同喷出。”

    师傅了然地点点头,也不用那戥子,转身在后面的药柜中随意抓取了几样,包作四包,推至杨主簿跟前:“羌活汤,暂先吃着,得用了再来付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