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101章 金獙扇与菟丝膏(十)

第101章 金獙扇与菟丝膏(十)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回到铺子里,师父随口问起金家的情形,我本想着要将秦氏的异常变化告知师父,可一想到她那有礼有节的言行,并将为人母的欢喜,虽有些小小的狡猾在里头,但也无伤大雅,于是我便将话咽了回去。

    “不过又是一出妻妾相争,嫡庶对峙的戏罢了,这样的戏,咱们看得还嫌少么?”我不痛不痒地就将着话带了过去。

    我不在意,师父更是不会在意,他本不会对这样的事上心,现下问起,也只是因听我说每隔十日,我要去一回金家,替秦氏听个脉,他稍有些不放心罢了。

    师父虽不在意,仍是吩咐了我下回要带着殷乙一同去。

    隔了十日,到了那约定的日子,一大清早,金家的车就在朱心堂门前的大街上停着了。鉴于我独身一人出去时,容易招惹意外,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听从了师父的吩咐,带上了殷乙。殷乙长相粗实,金家的人自然是不肯放他进园子的,我只得命他在门房候等。

    穿过园子时,我特意看了看大槐树上的菟丝子,因近来天气渐热了,菟丝子的长势极好,葳蕤成一大片,却不见金家大娘子在树下侍弄,她所住的那间厢房暗暗沉沉的,也不知她的春热症痊愈了不曾。

    秦氏的情形倒是不错,虽说她总觉得胸闷气短,呕酸反胃,可在家人小心翼翼的护养下,加之她本身年轻体健,还是养得面色红润,气血畅旺。

    我听了一回脉,告知安康,金承业却还满是期盼地瞧着我:“敢问阿心姑娘……可能依脉象辨出男女来?”

    “只怕要教金郎君失望了。”我歉然道:“阿心的歧黄之术皆得自于师父,师父从不曾教过这个,因此……对不住了,阿心辨不出。”

    并非我真的不能依脉象辨男胎还是女胎,从前我也会替人断,可我发现,人皆盼着男胎,许多人家,不论富贵贫贱,在听闻不是男胎之后,便立即向我索要那些落胎的虎狼之药,我不胜其烦。后来师父替我想了个法子,若再有人这般问起,便只管推说师父没教过就是了。这个法子还是极管用的,就算那些人不甘心,再去找别的大夫来问,左右与我也不相干了。

    金承业脸上浮起了淡淡的失望,秦氏倒十分笃定,执着团扇缓缓扇着,“我母亲前两日来瞧我,说喜食酸的,怀的必定是男胎呢。阿心姑娘,你说说,可有这样的说法?”

    她肚腹中的,确实是个男胎,特意这般问我,无非是在探听我口风罢了。我笑道:“曾也听人这么说过,可究竟如何我也不得而知了。”

    也不知我的回答给了他们怎样的暗示,金承业愣了一下,忽就喜笑颜开起来,欢天喜地地唤管事拿红封来。我自是忙不迭地推辞,心里有些好笑:我分明未泄露半句,他却是认定了我是在暗示男胎,人总是选择自己乐见的来相信,亏得秦氏果然是得男了,如若是个女胎,出生之日,这家人还不知要如何沮丧。

    从正屋出来,有个小婢子陪着,本要送我到门口,走到园子时,我想着要去望探望探大娘子才是,便同那小婢子道了一声。

    小婢子噘着嘴,扫了一眼园子里的厢房:“做什么要去那屋?那屋里有病气,我在小夫人跟前服侍着,要是过了病气,可是了不得了。”

    不想金家的大娘子如今竟落魄到了这步田地,连个婢子都敢不尊重起来,我在心里摇了摇头,“我自己去即可,不必劳烦了。”

    小婢子本也没打算相陪,听我这么一说,飞快地屈了屈膝便走了。

    我在厢房门前叩了叩门,里头不见动静,遂加重了气力,又叩了几下。

    “才刚催过,这会子又来做什么!”里头有怒气冲冲的声音应道,接着便是重重的脚步声,门教人用力拉开,德哥儿满含怨怒的眼睛在昏暗的厢房中生着辉。

    一见是我,她脸上一僵,虽然缓和了些,但口气绝对算不上好:“你怎么来了?”

    “我来瞧瞧夫人,上回的春温症可大好了?”我知道她母女眼下处境艰难,故不同她计较长短。

    德哥儿侧开身,算是许我进屋。屋子里闻不到丝毫药气,我还想着兴许大娘子的病痊愈了,再不必吃药了。才刚起了这个念头,突然听见屋里一阵浑重的咳嗽,我一听那嗽声就觉不好,喘息沉重,带着咯痰的声响,热症犯肺了。

    金家大娘子正在窗边坐着,手里在缠着针线,不知在做什么活。

    “夫人可还好?”我唤了她一声,她便丢了手里的针线,转过脸来。我不由紧皱起了眉头,她脸色黄白不均,两颊暗红,眼底下似还有些血丝,病情果然较十日前又沉重了。

    “夫人是否按时服药了?”按理说照着我那方子,六七剂药下去,也该好了十之八九了。我闻不到这屋里有一丝一缕药气,她又是这样一副沉疴宿疾的情形,脉象上来看,病不见好反倒更甚了,因此我疑心她根本未曾服药。

    德哥儿冷冰冰地应道:“服什么药!这里一熬药,那边就嫌药气苦涩,闻着便要吐。”

    我惊讶地瞧着窗前那位主母,简直不能信,哪有这样的道理,莫不是德哥儿夸大了罢。

    金家大娘子幽幽地喘了口气儿,并未否认。我再去看她桌上摊着的针线活,正细密地绣着一只兔子,劝道:“针黹最是伤神,夫人病着,也该歇歇,好生保养才是。”

    “算着日子,阿秦的孩子出生后该是属狗的,大郎的意思,贴身衣物要用六合的兔子压一压。”她拿起桌上的绣活儿,对着窗外的光线照了照,无奈地摇摇头,苦笑道:“许久不动针线,手都生疏了。”

    这回莫说是德哥儿,连我也瞧不过了:“夫人难不成忘了,小夫人原是绣坊的绣女,论起绣工,哪有比她更好的手艺?”

    德哥儿低低地啐了一声,“怕是她早已忘了自个儿的出身了,说什么我阿娘属兔,若由我阿娘来绣,是最好不过的。也就是我阿娘性子软和好拿捏,换做是我,早就连衣料带针线一齐甩在她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