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113章 延寿笔与龙珠丹(一)

第113章 延寿笔与龙珠丹(一)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年节过后,春风撩人的时节,师父将药柜隐秘处的大汤药罐子抱了出来,耳贴着罐子认真地听了好一阵,满意地点点头,笑着自语道:“这罐子汤药较之前更好呢。”

    我好奇地凑过去:“这能听得出?”我将耳朵也贴在冰凉的罐子上,却什么也没听见。

    师父笑道:“这岂是你能听得出的。”他从我耳朵下抱走了汤药罐子,自去收藏好,吩咐了我几句,便出门看诊去了。

    师父前脚才离铺子,对街张家娘子后脚就跨了进来,手里端了一碗豆腐。“你师父没那口福,才做得的豆腐,热乎乎的,待他回来就凉了。”张家娘子将那豆腐摆在柜台上,不无遗憾道。前些日子她时常头痛,师父教她采了荠菜花,在三月三上巳那日煮了鸡子,热腾腾地吃下去。

    许是见效了,有一阵子没见她来铺子里找我针灸止痛。

    今日这碗豆腐大约就是来谢师父的罢,我谢过她,替师父收下。可她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倚这柜台同我说:“我听说,今春又要选花魁了呢,多少年也没这盛事了……我说,上回你制的那个什么玉露膏的,多炮制几瓶,拿去那些青楼画舫卖,就那膏子,她们为了这趟选花魁,抢还来不及呢。你呢,就此多卖她们几个钱,勾栏里头就没有舍不得花这钱的,稳稳妥妥地赚钱。”

    她说的是菡香玉露膏,是我闲来无事做着顽的,拿来抹脸细细滑滑,比寻常胭脂水粉铺子里买来的玫瑰香粉、茉莉硝之类的还好用些。

    她这话亏得是在我跟前说的,若是教师父听见了,难免又要嫌她多事且多嘴。从前师父只说张家娘子太过殷勤热络,自从近来她总有意无意地关心起我的终身依托来,师父便不太乐意同她多啰唣。

    我还没想好要如何回她,铺子门口便有人四处探望着踏了进来。来的是一位年轻公子,眉目清秀,文文弱弱。进门便向我拱了拱手,“敢问朱先生可在?”

    张家娘子让到一旁,不住打量他,我在柜台后头略欠了欠身:“家师出诊去了,公子是有急诊?”

    那年轻公子摇了摇手,“并非急症,不过是配些丸药。”

    “不知公子要什么配什么丸药,方子可否予我瞧瞧?”我向他伸了伸手,心里道:配个丸药这样的小事,何须师父亲自动手。

    他稍一犹豫,上前递过来一张皱巴巴的纸,伸到我跟前的手细长均匀,手上有几处老茧,还有些青金、茜素、松墨沾染在手上,似乎是时间久了,洗濯不褪了。

    仅凭他这只手就能断定,他是个画师。我将他递过来的纸打开来看,纸上只干净利索地写着:龙珠丹三百丸。

    怪不得他信不过我,进门就要找师父,龙珠丹可不是那么好配制的。不过,师父教我那么多年,纵然他时常恨铁不成钢地说白教我了,龙珠丹我还是能信手配来的。

    “这龙珠丹公子要得急不急?倘若能等个十日,便请公子留个字条,写明府上所在,待我配得了,便送至府上。”我问道,龙珠丹的配伍少说也有二十来种药材,且用料精细,他又要三百丸那么多,一时半会儿决计配不得。

    那画师忙道:“不急,不急,姑娘且瞧着配罢。”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一枚“十分金”的金叶子来,铺在柜台上:“这些做定钱,够不够?”

    “三百丸龙珠丹至多也就这个价了,公子这是,将药钱先结清了?”咱们铺子平日里小本经营,这样大的手笔我可不多见,故要问个清楚才好。

    他匆忙地“嗯”了一声,嘱托道:“药材要用最好的,若是不够,十日后我来取药时再算。”说罢他便急急忙忙地走了,到底还是没表明住所何在。

    他走得太急,刚到门口,便与从外头进来的师父迎头撞上。师父个头更高些,将他撞得往后退了两步,他只抬头匆匆一瞥,抬手草草地拱了拱手,便侧身疾步出去了。

    “了不得,了不得!”张家娘子咋咋呼呼道:“龙珠丹!三百丸呀!也不肯说到底是哪一家,这得滔天的富贵才配得起那么些龙珠丹罢。”

    龙珠丹主治老迈之人四肢百节疼痛,半身不遂,经脉拘挛,行步艰难,不是什么稀奇的药,不过是用料昂贵些罢了,稀奇的是他竟一口气儿要配制三百丸,大手笔呀。

    不怪张家娘子一惊一乍的,我也从没接手过这样大的买卖呢,连师父也吃惊地挑了挑眉毛。我猜想着,大约是哪家高门大户,家中有要常年吃药的老大人,因着孝心,来替老大人配制常吃的丸药罢。

    张家娘子见我们要忙着配丸药,便知趣儿地走了,我送她到门口,又替师父谢过她那碗现做得的豆腐。

    转身回来时,正见师父拿起柜台上的那枚巴掌大的薄薄的金叶子,皱着眉头端看。

    “这是方才那位公子给的龙珠丹的定钱。”我忙禀明师父。

    他的眉头更紧了紧,仿佛自语:“方才那人……气数不端呢。”

    “那……龙珠丹,咱们还给不给他配了?”师父这么一说,我回想着那人的举动,似乎是这么个意思。说话时躲躲闪闪,甚至没有正眼瞧过我。但再想想,龙珠丹是调补的方剂,也没有人能拿龙珠丹来害人的,许是咱们想多了。

    “配罢。”师父想了想,将头一点。

    “旁的都好说,虎骨、牛膝、龟甲、全蝎这些铺子里也有现成的,只不知够不够使的。但狗脊梁骨、犀角、白花蛇到何处去寻来,还有那白僵蚕,这个时节蚕倒是不少,隔年的僵蚕却是没有的。”我将龙珠丹所需的药材在脑子里快速地过了一遍,又将铺子里现有的与没有的清点了一遍,向师父摊手道。

    师父的兴趣似乎并不在龙珠丹上,胡乱应付着我,眉头依旧锁着。我后来同他说起张家娘子出的去青楼售卖菡香玉露膏的主意时,他也没多大理会,全在想着这个气数不端的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