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114章 延寿笔与龙珠丹(二)

第114章 延寿笔与龙珠丹(二)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辛苦熬了八九日,终将那三百丸龙珠丹配得了。说来惭愧,到了最后两日,我过了子时熬不过,倒头便睡了,能如期完成这些丸药,其实多亏了师父。

    配得的丸药一百枚一匣,分了三匣子收起来。我一枚枚地点算过来,心里不禁思忖:通常来说,丸药一季一配,看这些丸药的份量,估摸着够三位老迈之人用了。这么些年下来,周遭也不曾听说哪家大户人家,有三位老人的。若是有,来配药那日,张家娘子不也在,岂有她不知的道理。

    到了第十日上,那位出手阔绰的公子果然就来取龙珠丹了。我能瞧得出他甚是满意,惊异于我们能在短短十日真的替他配齐了丸药,但他也未过多地道谢,只问了我那枚“十分金”够不够药钱。我答他足够之后,他也不肯要余下的那些,收起三个匣子便匆忙离去。

    我心里觉得他怪异,可也能断定他并非什么魍魉魑魅,因为他来取药时,师父就在铺子里,他专注于丸药,根本就不曾留意到师父。我见过的异类,没有一个不忌惮畏惧师父的,因此我断定他只是个寻常的人,或许是个画师。

    又过了数日,整个临安城因要选花魁的事都振奋不已,我耳朵里听多风花雪月,也就渐渐地将那配制龙珠丹的豪客淡忘了。

    说起来选花魁这事,男儿们兴致盎然倒也罢了,偏连带着妇人娘子们也跟着暗暗兴奋。她们往往冠冕堂皇地蔑视那些欢场女子,什么倚门卖笑,什么路柳墙花,甚至还有更不堪的,可这也无法阻挡那些良家子们争相仿效花魁的穿戴妆容。

    大约在抬花魁之期的前十日,那日铺子里空闲,我正与师父坐在柜台后头说话,门外忽就进来了两名官差。官差临门,总是教人不那么自在。

    师父立时就从柜台后头站起身,一面问着“所为何事”,一面就从柜台后头绕了出去。

    那两名官差也倒很是客气,端端正正地向师父抱了抱手,期中一名年长些的便道:“我二人是临安府的衙差,奉临安知府之名,特来请朱先生辅佐办案。”

    “在下不过一个开生药铺子谋生的,哪有那样的本事?”师父冲他二人回了一礼,辞让道。

    临安知府也曾受过朱心堂的恩惠,他知道师父并不奇怪,但他若是请师父去看诊,倒还说得过去,可这辅佐办案算怎么回事?

    官差面面相觑,年轻些的那个便舍了官架子,直言道:“不瞒朱先生,衙门里出了桩棘手的案子。”他一手拢在嘴边,压低了嗓音,“死了人了。死状甚是蹊跷,似乎病死的,又仿佛不是,故此知府命我二人来请朱先生去断上一断,究竟是否有病。”

    “衙门里没有仵作么?”我明白,师父并不是很愿意卷入官非。

    官差的耐性磨尽了,叹了口气:“但凡有法子,赵知府也不愿劳动朱先生。就这么说罢,究竟如何,我二人也说不好,朱先生去瞧了便知,咱们只管将朱先生请去便是。”

    临安乃皇城,临安的知府向来不是寻常官吏能做的,比如这位赵知府赵善防,就是一位皇亲,既然在临安的地界上行走,总不好随意拂了知府的面子。师父也明白这一桩,故还是答应了他们同去。

    赵知府因受过师父的恩惠,眼下又是请师父相帮,因此甚是客气,不止遣了两名官差来接,连车也备下了。

    官差赶着车,摇摇晃晃地行了一阵,我撩起车壁上的布帘子朝外张望,越看越觉着不对劲,我经常随着师父出诊,临安城的道还是门清的,这车分明就未往临安府衙门去,知府的府邸我也去过,亦非这个方向。

    “师父,咱们……似乎是在往城外走。”我小声地提醒师父。

    师父凑到窗口望了一眼,便打起车前头的帘子问道:“二位官差,不是要办案么,怎么不去衙门,反要出城?”

    “咱们这是去义庄。”有个官差头也不会地答道。

    我顿时觉得后背一凉,方才在铺子里也没说要去义庄啊,现下想回头,显然已经来不及,就在我脊背发凉的功夫,车已出了城门。

    我忐忑地看了看师父,师父的神色瞧起来也不太好,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眉头就跟着拧了起来。“早知道是要去义庄,便不教你跟着了。”他懊悔道,眼里有顾虑。

    我反倒不惊慌了,虽然有些勉强,还是冲着师父笑了笑,“有师父在,我怕甚。不过就是义庄么,那些东西我见得还少么。”

    “义庄不一样。那地方煞气怨气凝结不散,亡魂是不敢伤你,可那些……尸首,样子难看,恐惊到你。”师父的手掌落在我的肩头,他的掌心始终是温热的,在这个时刻,我几乎是在享受着他对我的担忧。“你跟着师父,别走开,要是骇怕就告诉师父。”

    “我不怕。”我仰头朝他笑,暂不管一会儿将去哪儿,此时心里头是明媚的。

    出城又行了小半时辰,成片的村子农庄逐渐稀稀拉拉起来,车越来越慢,赶车的官差回头道:“朱先生,到了。”

    我跟着师父下了车,一抬眼就瞧见十来步开外的一排土坯屋子,屋子正中有扇破门,一对惨白的灯笼在破门上摇摇欲坠,其实那种地方,有没有门都无甚要紧的。

    两名官差在前头引路,我紧跟在师父身后,一手不自禁地拉着他的衣袖,师父也有意走得稍慢些,好让我跟得不是太赶。

    那扇破败的门忽然一动,从里头走出两个人来,我无端地唬了一跳,往师父身后又躲了躲,待稳住了视线,才看清楚,一个正是临安知府赵善防,另一个玄色短褐打扮的,想来不是仵作就是看守义庄的。

    那赵知府朝着我们便迎了上来,一面走一面拱手道:“对不住,对不住,又要劳烦朱先生了。”

    “哪里的话,赵知府亲力亲为,奋勉办案,实乃临安百姓之福,在下岂敢躲懒。”师父笑着还了礼。闲话不多叙,赵知府便引着我们往那阴森森的义庄里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