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128章 延寿笔与龙珠丹(十六)

第128章 延寿笔与龙珠丹(十六)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阿心……”师父突然将我拉到近前,借着烛火仔细端详着我的脸,“果然没事么?”

    “没事啊。”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师父眼眸中的越来越亮的那圈暗红色光晕。

    “你的眼角。”他的目光落在我的眼角上。

    我伸手摸了摸眼角,只觉皮肤略粗糙松弛了些,除此之外并没什么不妥。但待我触摸眼角的手放下时,便觉出不对劲儿来。我的手常年熬膏药制丸药,药气熏蒸之下,一直光洁柔软,张家娘子常常艳羡。前些日子制菡香玉露膏时,更是将一双手熏得白白嫩嫩。

    可此时我手背上布满了一丝丝的干纹,触摸之下弹性亦差了许多。我从路过的姑娘那儿要了一面小铜镜来瞧,一照之下,更是惊恐,师父先前问我的眼角怎么了,原来我的眼角长出一根深深的褶皱,眼底也乌青松弛。就连唇角也微微下挂,鼻翼两边各突兀着两道纹路。

    镜中我的面容俨然已是中年的妇人。“师父。”我惊慌失措地仰面去见师父:“百花楼也有花魁选人要出事儿,便是我?”

    师父面色凝重,扶着我的肩膀道:“莫怕,师父断不会教你出事儿。你细想想,今日见过什么人,碰到过什么古怪的事,又触碰过什么特别的物件?”

    我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有师父在,不会有事儿,强迫着一颗慌乱的心镇定下来,将一整日的事细说予师父知道:“早上起晚了,错过了林妈妈在花厅的晨训,随后见了百花楼里众姑娘,芍药态度不善,但我并未与她多话。再往后……韩画师来替我作花魁选人的画像,要去替换下芙蓉的画像,还没画,芍药便来捣乱,说要改她的画像,直到过了正午,韩画师才开始替我作画。奇怪的是,不过半日,他便画得了,且将我画得……甚是动人。”

    师父拧着眉头不说话,我又想起了两桩事,忙补充道:“师父,师父,韩画师就是两次到铺子里来买龙珠丹的那位公子。还有,韩画师对芍药存了倾慕之心,芍药似乎无意于他。”

    师父紧聚的眉心忽地一松,“韩画师……是替十二位花魁选人作画像的画师?”

    “对,十二花的画像皆出自他一人之手。”这事百花楼里的人都知道,我很肯定地点头答道。

    这边我与师父正梳理着这些看起来琐碎又毫无关联的事,楼下花厅里却已闹成了一片,不断有人跑下楼去,好像楼下花厅里突然来了南戏班子演新戏。

    “海棠姊姊。”林妈妈指派予我的小丫头气咻咻地跑来,看到师父,忙又站定行了个礼,但仍旧无法抑制住她此刻的激动:“海棠姊姊,了不得了,快下去瞧瞧。”

    “怎么了?”一开口我发觉自己的嗓音也变得比平日圆润厚重了些,原来人变老了,声音也会变。

    小丫头并没有主意我的变化,因为她教楼下正发生的事儿震住了,说话声都有些颤抖了,“当真是了不得,是韩画师……韩画师捧了五册金叶子,整整五册金叶子,来替芍药姑娘赎身!”

    我吃惊地“啊”了一声,耳边只听师父冷声道:“不偏不倚五册金叶子,果然是他。”一扭头,师父已经不知所踪。小丫头报了信儿,也站立不住,转身又跑下去瞧热闹。我因容貌骤变,不敢凑到人多的地方,便在楼上找了个无人留意的角落,悄悄瞧着楼下的情形。

    但见韩画师、林妈妈、芍药,并赵善防与师父,都在楼下花厅中央立着。林妈妈已顾不得维系住一贯的亲热劲儿,叉腰指着韩画师质问:“你一个画师罢了,何来这样多的金叶子?即便你拿了金叶子来,肯不肯赎,也不是你一人说了算的。”

    芍药脸上的神情十分精彩,既惊讶又得意,既欢喜又鄙夷,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甚明了,她要的是什么。

    “赵……”她向赵善防靠了靠,意欲表明什么,我猜不透。她想说的话甚至都没有机会说出口,便教赵善防挡开。

    赵善防的心思显然并不在芍药身上,他更感兴趣的是韩画师如何得来那么许多金叶子,“赎不赎身这事本官不同你论,你且先说说,这些金叶子的来历。”

    这一番盘问韩画师始料未及,张口结舌说道不清,便索性道:“我变卖了祖产,我家祖产丰厚……”

    “既变卖了祖产,如此丰实的所得,市券契书可有?”赵善防立眉问道。

    “这……”韩画师该是个不善言辞之人罢,教赵善防三言两语一问,便乱了阵脚。“左右我不偷不抢,靠着祖产得了钱财。”

    “祖产?”师父突然出声问道:“什么样的祖产?是什么样的物件?”

    韩画师陡然一惊,看向师父,忙摇头:“你又是什么人?同你有何干系。”

    他不肯再纠缠下去,径直上前要拉芍药:“芍药,如今我有了钱,定要将你赎出去,我不能再看着你一日日堕于烟花柳巷……芍药,芍药!”

    芍药惊慌失措地往后直躲让,“你,你莫要过来,你这是做什么,我不必你来赎身!”

    “芍药!”韩画师似乎是恼了,大吼了一声,突然又嚎啕起来,“噗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她跟前:“芍药,是爹娘和阿兄对不住你,昔日流落到南边,爹娘为筹钱让我进学,才将你卖给了百花楼,你本姓韩,本不该在此受罪,是阿兄对不住你。而今终是攒足了钱,定要接了你出去,咱们兄妹离开临安好好过……”

    芍药教这情形吓坏了,目光滞滞地发直,除了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憋了半晌,拉过林妈妈,“妈妈,这……这是什么胡话,我……不想见他,妈妈赶他走,我还要做花魁呢,我……”

    真是未曾料想,韩画师原是芍药的兄长,怨不得他将芍药画得平淡庸常,怨不得他不愿意芍药成为花魁,他这是要将芍药从勾栏院里挣身出来。

    我在楼上看得惊心动魄,几乎要忘记了自己正处于快速衰老的险境,直至目光瞥到胸前的垂发已出现丝丝花白,方才惊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