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14章 遂心针与当归汤(四)

第14章 遂心针与当归汤(四)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我隔着柜台眼巴巴地望了师傅好一阵,他不紧不慢地做着手里的活,看来是抱定了主意不加援手了。

    无奈,我只得地捧起那油腻腻的铜盒子,凑近鼻尖,仔细嗅了一回,牛髓腥气,又隔了时日,草药气消散殆尽,所能辨出的不过是五倍子,甘草这两样而已,另有一样蛇脂油我原就知晓的。

    我绕进柜台,从药屉里取了五倍子和甘草出来,师傅扫了一眼,未置一词,我猜这两样该是对的罢。牛髓倒是好办,蛇脂也有旧年用剩下的百花锦蛇油。

    我取用蛇脂时,师傅淡淡地叹息一声:“那百花锦蛇,有些年岁,我捉它时可费了不少周折,好东西都让你这么肆意败了。”

    下午,待铺子最后一个来抓药的走后,我叮嘱了伢儿在店里莫要乱走,便往对街的张屠户家去,想请张家娘子帮着寻摸些牛髓来。张家娘子向来爱打听,我怕她问得太多,也不敢久留,幸亏这回她却也不多问,只嘀咕了一句“你师傅古怪得紧,这个时节要作牛髓膏”,应下隔日教张屠户带些回来,便作罢了。

    张家娘子虽惯喜家长理短地说嘴,可托付予她的事儿却也一丝不含糊,次日便利利索索地端着一大碗白花花的牛髓来了。

    恰海棠来接走伢儿,张家娘子将牛髓递给我时,诧异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望了好一会子,回头好似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压低了嗓音惊呼:“阿心啊,你认得那个遮了脸的妇人?你可知晓她是谁?”

    “海棠,百花楼的海棠。”我正不知要如何回她,她按耐不住自先答了出来,见我一脸茫然,她又忙解释道:“御史台邢中丞府上许是要操办什么祭礼,我家官人近来常去邢府后巷送整牲畜,他家要的急,我便跟着去帮个手,一连好几日,我都瞧见那遮面的妇人在后巷徘徊,有一两次,还瞧见她跪在墙根下抹眼泪,怪可怜的。向邢府上的婆子一打听才知道那是百花楼的海棠姑娘,也不知为了什么事,每日要来哭求上一回,只说要见邢家的大公子。这不晓得又是哪一桩风流官司,可邢家的人是说见便能得见的么……”

    “张家娘子又同阿心说什么呢?我家阿心年幼,与她说道那些,恐是不妥罢。”师傅从铺子里出来,言语间虽笑容盈盈,话里却带了些不悦。

    张家娘子撇了撇嘴,不依不饶地嘀咕道:“阿心还年幼?怎么也有十四五了罢?按说也到了许人家的年纪了,她无父无母,自然是要当师傅的多费心的。”

    我佯装没有听见,将碗里的牛髓给师傅看,问他要如何制膏。师傅仿佛也很乐意立时就教我制膏,嘱我向张家娘子道了谢,便急忙带我回了铺子里,撇下了意犹未尽的张家娘子。

    那膏子制得极好,海棠用得也甚好,手上开裂的血口子不几日便收敛了起来。我那一腰充作药资的裹肚儿也如约送了过来,我未特意指明了要什么样的花样,抖开来看时,却见是首尾相连的一只青雀。

    “我见阿心姑娘腕间总戴着只青玉镯子,想必是心爱之物,便以那镯子上的雀纹作绣,针黹粗鄙,还望阿心姑娘莫嫌。”海棠说得谦逊,可她的绣作当真教我吃惊。闭店后我拿去给师傅瞧,连师傅也颇感意外。

    海棠每日来接送伢儿,我与她有时会说上一会子话,从她小心拿捏着的言辞中,我渐渐明白了海棠、伢儿同邢家大公子之间的关联,若推想得不错,伢儿该是那邢家大公子的儿子,海棠破釜沉舟地从百花楼里出来,大约为的是她母子能与邢家大公子相聚罢。

    我问师傅我想得可对,师傅一面验看我新制出的牛髓膏,一面随口道:“人世匆匆,一步步皆是定数,若是非要挣出原定的路不走,另辟蹊径,总是要受罪的。”

    我趴伏在柜台上,枕着一条胳膊暗想,师傅他开着生药铺子,偶替人看个诊,冷眼看惯了生死哀苦之事,淡漠寡情也在情理之中,但他内里绝非面上那般凉薄,如若不然,又怎会教养我那么多年。

    我忽然心念一动,仰脸从下而上地去望他的眼睛:“师傅,阿心有时想着,自己的命薄,原定的命数里就该早早病死,可师傅将我救了回来,逆了命,往后我该遭怎样的罪才还得清?”

    师傅调弄牛髓膏的手腕倏地停住,目光笼住我:“好端端的又犯傻,既做了你师傅,岂有只救你一回的道理,至少也该护你这一世无虞。”

    “当真?”

    “阿心不信师傅?”

    我紧拢着眉心直摇头,长吁短叹。

    “既信为何叹气?”师傅伸过手来揉我的眉心,满脸好笑。

    我顺势抓过师傅的手掌,半是心满意足,半是求告:“阿心叹气是因为想着自己虽逆天命,却还有师傅护佑,海棠就不一样了,还有伢儿,他纯真无暇,本不该一同遭这样的罪。师傅,咱们能不能帮她一帮?”

    师傅闭着眼仍由我晃动他的手掌,隔了好一会儿终是睁开眼,无奈地点点头:“你莫再晃了,再晃我该不记得那遂心针收在何处了。”

    “遂心针?”我放下师傅的手掌,两眼放了光,“就是孙吴时赵夫人所用的那一根?”

    师傅拉开了几个药屉,仔细寻了一番,终在一个角落里摸出一只半旧质朴的针囊,他将这毫不起眼的针囊在我眼前展开。“不是一根,而是一副。”

    暗沉的针囊里竟然裹了一整副金红色的绣针,乍看像是赤金,再一眼就能瞧出那色泽与赤金不甚相同。我师傅说,遂心针的材质奇特,是以金银铜合铸而成,粗细各不相同,最细的几乎只有发丝的一半。

    “昔年赵夫人刺破了手指,血祭了这套针,替孙仲谋绣下九州五岳之势,成就了孙吴的半壁江山。”师傅仔细地摸索着金色中泛着红光的绣针,缓缓道:“只可惜后来,孙仲谋听信谋宠者谗言,负了赵姬,九州五岳之绣虽成,终是未能遂心,破山河于晋,赵姬也不知终老何处。”

    我侧头凝视那寒光闪闪的金针,只觉每一根针的针尖上都挂着一颗血珠子似的。“孙仲谋不负赵夫人,遂心针作的绣作才能成真罢?”

    师傅轻轻“恩”了一声,将那套针重新裹入针囊,推到我跟前:“明日见着海棠便拿给她罢,告知她,只需依着心中所念下针,虽万分劳心耗神,却能遂心如愿。可要是中途熬不住撩开了手,便是前功尽弃,一无所成。”

    针囊轻巧,我捧在手里却忽觉有千钧之沉,不止是手腕,连心口也跟着发沉。

    “师傅……”我踌躇了片时,惴惴地问道:“倘若,孙仲谋不负赵姬,遂心针作的一统江山果真成就了,赵姬将如何?”

    师傅舒展了一番腰背,应付着我的问,赶我回房去睡:“逆天抗命,总要受得起那代价才行。不早了,今晚不会有客来,赶紧歇了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