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21章 遂心针与当归汤(十一)

第21章 遂心针与当归汤(十一)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中秋,邢家迎娶王少监府上嫡女,大半个临安城都知晓此事。这年头许是可看的热闹太少,迎娶的沿途,早早地夹道立满了人,一个个都引颈等瞧王府上抬出多少嫁奁箱笥,等瞧邢家以怎样的排场迎新妇入门。

    事后,小户人家于酒肆茶楼间评头论足一番,过过嘴瘾。大户人家便暗中学起来,定要将那气势做派学出几分来,方才得脸。

    我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这一场浩大显赫的婚仪会同朱心堂扯上什么干系。我如同往常一般,帮着殷乙在后院将生当归摊开来晒,将师傅教的方子一样样地试着配伍出来。

    “朱先生!朱先生!”嘈杂从前堂传来,有个特别高亢的声音从一堆杂乱中拔出来,焦急地唤着师傅。

    我放下手里的草药,赶到前堂去望。几名一身赭红的家仆一起挤进店堂里,七嘴八舌地囔囔,为首的一名,便是嗓门最高亮的那个,冲着师傅直作揖,脑门上全是汗珠子。

    “朱先生,劳动朱先生随小人去一趟邢府罢,还请赶紧,迟不得呀。”那家仆急得了不得,两手直搓,几乎要伸手去拉了师傅就走。

    师傅从柜台后头站起身:“邢府?今日不正办婚仪么?生药铺子的人去恐怕不妥罢?”

    “不瞒朱先生,莫说是生药铺子,若再拖怠下去,怕是棺材铺子也得去了。”那家仆大约是急乱过甚,竟说起了那样的浑话。

    “纵然再急,也该说道分明,我也好备下医笥不是。”师傅一拂袖,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背着手从柜台后头绕出来。

    家仆顿了顿,收拾了思绪,方比划着道:“小人自邢府来,今日原是我家大公子婚娶的日子,大公子带人往王少监府上去亲迎新妇,回府途中不从打哪儿窜出来一只猫,愣是在马蹄下滚了一圈,抓绕了马蹄,惊了马。大公子自马上摔跌下来,人事不省,仿佛骨头也折了几处。”

    我深深吸了口气,去看师傅,正遇上师傅投过来的目光:“阿心,都听见了,快备医笥。”

    我还以为师傅不会理会搭救,不料他却如此爽快地应承下来了。我心里不由生出一丝不快,海棠凄苦至此都不肯援手,这个负心的邢家大公子反倒肯救,这究竟是何道理。

    心里虽不甚情愿,可师傅的吩咐,我却不会不从,只得照着那家仆描述的病症麻利地备好医笥,背上医笥便随着师傅出门上了邢家派来的马车。

    那马车、马头上的大红彩绸球都尚未来得及摘下,便载着我们出了茱萸巷,在夹道看热闹的众人的注目下,驶向邢府。

    邢府处处是红绸朱锦,偌大的一座府邸似乎被包裹在一大团殷红中,只这大团的红里没有一丝半点的喜气,家仆婢子们提心吊胆,管事焦躁地里外忙碌。府中随处可见的红,在我眼里反倒成了四溅的血迹。

    我与师傅被引进一个锦绣装裹的跨院,跨院的正屋里几乎所有的物件都被红绸包裹起来,一对硕大的红烛高高燃着,火光欢快地跳动。

    这是大约是我头一次见到真正的洞房花烛的情形,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本该充满美好羞怯的洞房花烛,以慌乱、焦急、悲泣的模样突兀地出现在我面前。

    我正恍惚地四顾,忽就横冲出一位衣衫华贵的中年妇人,带着哭泣声扑倒在师傅脚旁,哭腔浓重,听不清她说的话,大致就是在求告师傅定要将邢家大公子救回来之类的话。

    我顺着那中年妇人回头的方向望去,大红帷幔后头,一堆大红锦缎的床榻上,果然躺着一个不省人事的,想来便该是邢家大公子了。

    师傅安抚了那妇人两句,上前验看,我跟着蹭了上去。邢家大公子昏厥着,面色僵白无光,嘴唇和双目皆紧闭着,纵然如此,仍能瞧出他眉目清俊,伢儿同他当真是如出一辙,光从面容上看,只怕邢家无人能否认伢儿就是邢家的血脉。

    他苍白的面容,总是分我心神,不自禁地就要想到海棠,连连递错东西予师傅,好在师傅也未责备,索性自己在医笥中翻寻。

    一个时辰之后,那红成一团的洞房里,依旧哀哀啼啼,哭声较我们来时越发凄厉了些。邢家的家仆将我们引出跨院,后巷里早有人套好了车,好送我们回茱萸巷,顺带跟着我们回去抓药。

    送我们出来的家仆将一只大红包袱放到车上,“朱先生,这是您要的……诊金和药钱。”他在我和师傅之间古怪地来回瞥了几眼,欲言又止。这倒不怨他少见识,寻常人必定是头一遭知道,洞房新床里悬挂的百子帐,也可以拿来抵充诊金药资的。

    车轱辘转不到一圈,车身猛地一晃,又停了下来。

    “朱先生,请朱先生留步。”车外有个妇人的声音叫停了马车。

    师傅打起车上的帘子钻了出去,我跟着一同探出脑袋。

    叫住我们的是一名仆妇,身上的衣裙虽也喜气,却同邢家上下不甚相同。那仆妇让开半步,从她身后娉娉婷婷地走出一人来,我一下就想到了师傅教过的几句诗,似有一句“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说的正是这样的女子罢。

    那女子与所有的人都不同,我看了好一阵才发觉,原是她未着喜服,只素素淡淡地在牙色石榴裙上搭了一袭蜜合短衫子,发髻上倒是簪着两对隆重的大簪。

    她上前盈盈拜了一礼,抬起头时,面上的愁苦便一览无余。“敢问朱先生,他……邢家大公子他,究竟情形如何?”

    师傅不答她话,沉吟犹疑了几息。她身边方才叫停马车的仆妇即刻插话道:“朱先生但说无妨,这位是邢家大公子才过门的夫人。”

    “在下眼拙,夫人见谅。”师傅了然地拱了拱手:“邢公子性命无碍,但,坠马时摔伤了椎骨,自此恐是站立无望,且……”

    我知道师傅为何停顿,向一位新妇说出这样的话,无异于晴天惊雷,确是教人不忍。

    “朱先生直管告知,事已至此,先生说与不说都无法变更了,倒不若早些教我知晓了的好。”那新妇面上有着与她年纪不甚相符的镇定从容,与适才屋子里哭天抢地的邢家夫人截然不同。若要说她不伤怀,可她的嗓音里有细微的颤抖,听得出极力隐藏的惊慌。

    师傅略打量了她一眼,竟真的直言道:“且后嗣无继。”

    这一回连我都狠狠地吃了一惊,方才在那洞房内,只依稀听见师傅同邢家人说大公子的双腿自此便无用了,却不曾听见说他子嗣上……

    “夫人不必太过悲伤,夫人眼带轸恤,面含慈悲,若能时时挂心,日后必得善果。”师傅劝慰道。师傅的劝慰多少都会有些成真的,我想大约这回也会如此。

    再去望那新妇时,却见她淡淡蹙了眉,魂不守舍地向师傅行了一礼,谢过师傅直言相告,便转身往回走。转身的瞬间,我瞧得分明,她脚下打了个趔趄,一旁的仆妇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搀着她慢慢回了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