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26章 五铢钱与加皮酒(一)

第26章 五铢钱与加皮酒(一)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秋意一浓,冬至便在眼前了。

    冬至前后的朱心堂,生意好得腾不出手来。各类寒症咳症,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骤起,更有大把一入冬便需温阳药剂调补的体虚之人。

    朱心堂每日间络绎不绝,师傅谢绝了所有的出诊,只在生药铺子里坐镇。我则一面看师傅替各色病患问脉听症,一面搓着各类药丸,熬煮膏药,连吴甲、殷乙也跟着忙得脚步带风。

    待闭了店,本以为能好好歇一歇,却怎料夜间的病患也较平常多了许多,月头那几天还只是每夜一位,越是临近冬至,越是热络,多的时候一夜来个两三位也属寻常。再往后,我委实撑不过连夜不得好睡的困倦劳顿,整日蔫蔫不振,师傅便不要我夜里跟着他处置料理那些求药亡魂。

    夜间虽不必往前堂去,后院的活计也不少。

    专治手脚冻裂的牛髓膏、缓解寒咳的药囊、风寒少不得的防风百解散……直要忙到报过二更方能歇下。有一两回,拿小石磨磨药齑,磨着磨着,便靠在小石磨上睡着了,清早醒来时又在自己卧房的床榻上,暖暖地裹在被衾中。

    手忙脚乱地过了冬至,将将停当歇一口气儿,年节就呼地来了。

    到了小年,便正式进了年节。既是年节,自然颇多忌讳。一般人家,若非立时要命的急症,是断然不会往生药铺子来的,生怕犯了忌来年病榻缠绵,要吃足一整年的药。

    我与师傅因此骤然得了空闲,朱心堂也渐渐恢复平静。

    及到除夕午后,铺子、连同茱萸巷的后巷,皆空荡荡的无人走动,师傅也独自出门不知所踪,我在铺子里守着小暖炉直打盹,迷糊间忽瞥到柜台里那支腊梅不知几时焦枯了,香气也薄了。

    我记得这支腊梅是小年那日刘家酒肆的兴儿送来的。腊月二十三少康瓮酿的冬酒开缸,他依照惯例来送酒。一进朱心堂,浓浓生药气里立时蹿出了几缕幽淡却挥散不去的甜香,不待我问,他便兴高采烈地从背后挥出一枝结满花骨朵儿的腊梅,说是湖边小梅林里的腊梅开得正好,他姊姊特意嘱他折一枝一同带来。

    湖边的小梅林我是知晓的,出了茱萸巷再走上一炷香的功便能到。眼下太阳虽已往西沉,但距酉时闭店尚有一个时辰,与其窝在铺子里犯困,倒不如走上一遭,待师傅归来时便有梅香相迎,他定然高兴。

    腊月里的腊梅果然绽得欢畅,隔着一座桥便能闻见小梅林那边传来的甜香。我轻晃了几下手里提着的小酒坛子,心里得意难掩。

    这回刘家小子送酒来时,师傅匀了两小坛给我,今日出门时奇冷,便带了些酒好御寒,不想倒与这梅林浮香对应上了。

    湖光在侧,石上散坐,背倚老梅,梅香自头顶倾泻而下,佐以少康瓮所出的冬酒,境地绝佳,方不负了这除夕日。这一坐,我便将时辰抛到了一旁,直至天色沉下来,我还疑心是积雪的云压了下来,浑然不觉酉时已过。

    不知从何处断断续续地传了几声炮仗的爆响过来,我忽地惊觉时辰已晚,怕是早过了闭店的点,想起师傅不许我酉时后独自出铺子,也不知他回铺子了不曾,吴甲、殷乙二人等不到我回去,许是要急了。

    我一壁胡乱猜想着,一壁匆匆跳下大石。手里的酒还剩了小半坛子,自然是舍不得弃的,塞好坛口,揣入怀中,裹好大毛氅便要往回赶。

    走了没几步,又想起来小梅林的本意是要折一枝腊梅回去给师傅的,来了这许久,正事倒全忘了,只得折回去,借着尚有一丝透亮的天色,挑一支开得正好的腊梅。

    我的手才刚够到枝头,忽然从我方才坐过的大石头后头传出几声呜咽,唬了我一跳。我缩回手,侧耳细细一听,可不是有低低的哭泣声。

    “谁在那边?”我退了一步侧头向大石头后头探望。

    那呜呜咽咽的哭泣声顿了顿,又旁若无人地低泣起来,较之将才,愈发伤怀。

    大约是吃了酒的缘故,我壮起胆,绕过大石,悄悄向那哭声所在挪过去。

    只见那大石后头,隐着一个身形,大冬天里只一袭单薄的袍子,倒也不见他冷得怎样,只管埋头在膝间啜泣。

    他并无意理睬我,想来大约是有些难以向外人道的苦楚。罢了,除夕夜悲苦成这副光景已够凄惨的了,若是连泣一场也要教人搅扰了,岂不更不堪。

    “唉,天大的事,也该多保重自身,哭罢了便回罢,夜里寒湿……”我打了个冷隔,稳了稳在冬酒的作用下变得虚浮的脚步,口里胡乱劝了几句,转身自去一旁的腊梅树边折枝。

    才刚转头,背后的哭泣声陡然顿住了。“姑娘……”那少年止住了泣声,犹犹豫豫地唤道:“这位姑娘……你是在同我说话么?”

    我重又转回头,见他正从大石下站起身,即将消失的天光正映出他一脸的不能确定。我心下好笑,此处难不成还有旁的什么人?

    “姑娘,你能瞧见我?”那少年又问道。

    这话问得好生古怪,我正要答他话,忽瞥见他立于大石旁,石上却不见半点儿影子。我心头猛地一跳,只需一息工夫,方才生出的好笑一扫而空,掉头便往林子外走。

    “姑娘莫走!”那少年在我身后唤道,一眨眼,他却已挡在了我跟前,拦住了我的去路。“姑娘,你既能瞧见我,求你好歹帮我一帮。”

    我头皮一阵发麻,低头不去看他,从他身旁绕开,不停步地往前走,心里想起师傅曾说过孤魂野鬼最是险恶难缠的话,这会儿不巧,正遇上了一个。

    “你跑甚么!”那少年孤魂似乎有些生气了,再一次挡到我跟前,话语间已没了方才的客气:“不过求你帮个忙,又不会害了你。你若再跑,莫怪我不尊重!”

    他的脸呼地一下贴近到我跟前,显出一副狰狞来,一双无神气的目珠瞪得几乎要裂出发乌的眼眶子,枯瘦暗黄的手指头蜷曲成骇人的利爪直奔我的喉咙。

    我惊呼一声,挥了左手去格挡,尚未碰到他,便听他凄厉地惨呼一声,仰面朝外摔跌出去。

    我顾不得探究原因,赶紧趁着这个间隙,提起裙裾发足狂奔开。

    可终究是无济于事,那发了急的孤魂只消须臾,便从地下爬起,带着阴冷的风低低呼啸着又一次拦住了我的去路。他先前遭了我挥手一击,到底忌惮着些,没敢直冲上来抓我,只一味挡着我的去路,显出恶鬼般骇人的模样来。

    我在他的逼行之下左躲右闪,渐渐往梅林深处走了几步,天色已全暗,阴风盘旋,再往前便是湖边了。我越躲越惧怕,心里有极不好的预感,怕他要将我逼进湖中。

    不论我如何骇怕,那少年魂魄仍旧不依不饶,一面胁迫一面坚持要我答应下帮忙的事。

    但,师傅自发觉我能见阴魂那日起,便郑重告诫过,切不能应承它们任何事,尤其是游魂,我一直谨记着,这会儿更不敢忘,紧咬住牙关,一声都不敢吭。

    还差半步便是湖水了,那少年盯着我恶狠狠道:“你若答应了助我,我便就此住手,你若不应,便下湖去做个同我一般的阴魂,阴阳界上,我也好有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