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34章 五铢钱与加皮酒(九)

第34章 五铢钱与加皮酒(九)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我心里顿生了恼意,不单只恼吴三利所为,也恼自己平白救了他一命。我当时若执意不肯救,而今或也不会生出那么多事故来,而因他受了害的那些人,或得知了原委,岂不也要将我一并恨了。

    我想得出神,不防备艾条已烧尽,只觉手上一灼,倒没什么痛感,却听见身后铺子里低低的一声“哎哟”,虽低也能听出是师傅的声音。

    我赶紧抖掉手里的艾条,扭头望回去,师傅的右手捂进了袖管里,另一手捂着,显然是吃了痛了。

    “师傅。”我跑回铺子里,伸手想要去拉开他的衣袖来看。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去做饭么?”师傅一甩手,避开了我的手,蹙着眉头赶我。

    这是怎么了,方才还是一副笑模样,转脸沉冰。

    我怏怏地转身往后院去,打起帘子前又回望了他一眼,仍是捂着右手。

    幸而次日晨起,师傅又回复了笑意融融的样子,我寻了个机会,偷偷看了一回他昨日捂着的那只手,皮肉完好,也不见淤青斑痕之类,一切都好端端的。那昨日为何痛了?我百思不解,也只得丢开手去不想。

    过午,铺子里清淡下来,门口跨进来一人,小心翼翼地探问:“朱先生在么?”

    我循声望去,来的正是吴三利的妻子。一身簇新的花绫衫子,黄罗裙上大幅的“四季锦”织花,发髻上一支细小的赤金步摇衬着一张已不算年轻的脸,较之除夕那日所见的荆钗布裙,已不可同日而语。可见吴三利的买卖果然是顺风顺水。

    “吴家婶子好。”我虽厌弃吴三利的行径,可他家娘子捡回一条命来后,痛哭亡子的模样我还记得,且也未见她裹挟在吴三利的那些黑心生意中,故我并不烦她。

    吴家娘子向我略笑了笑,有些勉强,只一个劲地问我师傅在不在铺子里。

    师傅从柜台后头探了探身招呼她:“吴家阿嫂可是替吴郎抓药来了?”

    她神色一滞,魂不守舍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师傅笑着从柜台后绕出来,请她在八仙桌边坐。我从旁望着,见她半张半合的嘴唇干涩无光,费力地吞咽了两口唾沫,形容紧张,遂上前斟了一碗半温的茶予她。

    茶是早春最宜的茉莉香片,养肝又平气,可惜这一片温婉的香气并不能安抚她的焦虑,一碗茶下肚,放下茶碗,她双手不知所措地绞着春衫一角,吞吞吐吐道:“朱先生,外子……病症愈发沉重了,上回说的那酒,炮制了吃着无甚效用……”

    她突然慌张地直摇手:“……倒不是说朱先生的药和方子不济事,委实……委实是……”她发了急,支支吾吾说不下去。

    “吴家大叔该不是又将那转运的钱币使了一回罢?”我实在憋不住心里的一股火,火蹿到口边,反倒成了凉意飕飕的话。

    吴家娘子的目光四处闪躲了一圈,最终落到了地下,含愧叹了口气,将头一点。

    “那钱币每使一回,心肠便要硬冷一回,用与不用全在你们。这话可是已反复告诉了?这会子来怨,有何用?纵使有天人的灵丹妙药,寻来予他吃了,你当他就能好了么?”我平常少语,一口气儿说了那么多,连师傅都吃惊。

    “阿心,不可无理。”他低声喝止了我,转向吴家娘子无奈又尴尬地摇头:“我这徒儿……”

    “不碍,不碍。”她毫不在意我说了些什么,一心一念只在吴三利的病症上:“外子近日卧病,走动不得,求朱先生不弃,出个诊,随我往家一趟。”

    我暗抱定决心,纵然师傅肯去,我是断然不肯跟去的,随他是唤吴甲还是殷乙去背医笥,左右这个劳力我不担。

    师傅沉吟了一息,偏头有意无意地瞧了我一眼,歉然笑道:“恐要教夫人失望了,近来不合铺子里事多,今春上的烧春也不知是怎么了,好些人吃了酒便不自在,故我这小铺面里离不得人,也不好随意出症。”

    说着他站起身,一副要送客的架势。我心里暗喜,难不成师傅能看透我心中所想?

    “阿心,还不快去裹几贴药来。”师傅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不着痕迹地轻推了一把。

    “还……还照旧方子么?”我回神问道。

    “还是原来的方子,五加皮再加二两。”

    旧方子本就是我拟的,故抓起药来也利索。我在柜台后的药屉前抓药,听得吴家娘子小声在向师傅求告什么,细一听,原是要求师傅收回那枚五铢钱。

    我停下手,清晰地听见师傅笑道:“这个也容易,改日待吴郎身子便利了,还来铺子里便是了。”

    这么容易?我跟随师傅年久,从师傅手里出去的器物,还从未见过能如此简简单单还回来的。

    我包妥了药,交到她手里,她向师傅问起药资,只听师傅道:“不急不急,吴郎吃了我铺子中的药,不是尚未见效么,待起了效用再来结算不迟。”

    吴家娘子大约也是听过朱心堂的规矩的,不再坚持,谢过便离去了。

    待她走后,我思来想去只觉不妥,便向师傅自告奋勇:“师傅,吴家大叔身子既不爽利,倒不若我去走一遭,将五铢钱取回来,免得在外头再为祸。”

    师傅漠然凉笑了一声,转身要回后院去。“师傅。”我赶紧跟上他,又催了一遍。

    “你这丫头,端的是烦人。”师傅突然停步转身,我的心思全在五铢钱上,躲闪不及,猛不防一头撞在他一片烘热的心口。

    “五铢钱你不识它脾性么?来去半点由不得人,不应些事故出来,如何肯归?”师傅只顾着训诫,丝毫不留意我低垂的脑袋正藏住了面颊上一片绯红。

    我这是怎么了?以往只知道刘家酒肆的九儿见着师傅会脸红垂头,如今怎么连我也同她一般了?

    我凝神想了一阵,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面颊上的红烫消了下去,心思便又回到五铢钱上。“既不能取回的,师傅为何还要答应了吴家婶子?”

    “我答应了又如何?那二人果然就肯送回来了?那钱币的祸害他们早已心知肚明,若要送回来,早该送来了,何必有今日一问。”师傅不以为然地一挑门上的帘子,转身进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