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39章 五铢钱与加皮酒(十四)

第39章 五铢钱与加皮酒(十四)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莫说吴家娘子大惊,连我在一旁都听得心头一跳。

    隔了片晌,吴家娘子长叹道:“既吃了朱心堂的药,自然是要给药钱的,朱先生说得很是,我这一副心肠既已坏了,留着有何用,先生拿去便是。”

    师傅点点头,信步上前,吴家娘子的神色看来平静如水,开膛挖心这等教人惊惧的事仿若与她无关。

    在师傅向她探出手的刹那,我再不敢看,赶紧低头垂目,咬紧牙关。

    可预料中撕心裂肺的喊叫并未出现,铺子里一片寂静,静得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我仍是不敢抬眼,不过几息工夫,只听见吴家娘子轻声叹息道:“多谢朱先生成全。”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她还齐齐整整地站在那儿,面色僵冷晦暗,但先前忍着心口剧痛的模样已全无,谢过师傅之后,沉静地跨出门去。

    “阿心。”师傅唤我,我却还在发懵。

    “阿心,又痴了么?”师傅带着责备又唤了我一遍,我一个激灵醒过神,见他手里正捧着一团玄铁,只这玄铁形状古怪,果然是一颗人心的模样。“快将那汤药罐子取来。”

    我得了师傅的吩咐,慌忙绕进柜台,从最角落的一个药屉内,仔细地捧出师傅最着紧的那个汤药罐子。

    师傅麻利地打开汤药罐子,将手里捧着的那颗玄铁人心浸入罐子,隔着罐子,我能听见玄铁沉入的声音,落底之后又“咕嘟咕嘟”地涌上了无数细小水泡似的。

    “师傅,这也能入药?”这罐汤药最是稀奇古怪,入药的皆是些离奇之物,先前就收过杨主簿亡妻百感交集的一颗泪珠子,这回又收了这颗玄铁心。

    “这汤药最缺不得的就是这铁石心肠,不硬起心肠来如何能断了诸般情思念想,如何能忘情离苦?”

    我探头想望望那汤药罐子是什么情形,偏师傅手脚更利索些,说话间便快速地从那罐子里舀了一碗汤药出来,重又封上了罐子,我也只得作罢。

    “他那爷娘便罢了,他却少不得这一碗汤药,教他吃了,早些打发他去罢。”师傅向八仙桌边的吴裕才扬了扬下巴,吩咐道。

    我双手捧起汤药,小心地向吴裕才挪过去,满脑子是他哭泣的模样。自西湖边小梅林里头一回见他伊始,每回见着他皆在独自饮泣,然到了眼下,他却不哭了,木然地坐着,眼底是一片比死更灰冷的阴暗。

    他已然辞世日久,此般形容,竟好像又死了一回似的。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境遇能比目睹双亲相残相杀更惨痛,纵使师傅不给他汤药,大约我也是要替他求一碗来的。

    我将药碗搁在桌上,往他手边轻推了一把:“你……饮了汤药罢,只消这一碗,万般苦痛尽消,难得我师傅肯给,切莫辜负了。”

    吴裕才坐着不动,连眼珠子也一动不动。

    我急了:“你原说挂念爷娘徘徊不去,而后你爷娘争利夺财闹到了这步田地,如今也都去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此一世还有什么值得你挂碍不肯忘的?”

    他极缓地转过头,虽对着我,一双眼却空洞地穿透过我的脸:“我并没有挂碍,只是百思不得明白,他们……他们究竟如何到了这一步。”

    我答不上话,眼看着卯时将近,心里不免焦急,回头向师傅求助。

    师傅刚收藏好了汤药罐子,拍着手掌上的灰尘,踱步过来:“不明白也难怪,你在人世才几度春秋?纵然我立时就告诉了你其中原委,你就能立时通透了?哪一桩不得自己经历自己参悟。快去罢,莫在此白白耽搁了。”

    吴裕才的目光又痴痴地落回了自己的膝头,似乎是认真思索了一回,终于端起了桌上的汤药一饮而尽。

    这回不等师傅来拉我的手,我先握住了他的手腕,顺着吴裕才无神的眼窝望进去。

    寒冬腊月,夜深人静,昏暗不明的小屋里,年轻妇人正凑近一盏小油灯缝补成堆的衣衫,身旁棉絮围着的筐子里有个小婴孩正扯布头顽,她不时偏头望望他,再伏身去剪桌上的灯芯,明灭不定的灯火映出小屋的一贫如洗,和她包着发髻的素色包头。

    屋门一动被人推开,随之而来的冷风将灯上的火苗吹歪,不偏不倚火苗正舔在那妇人的手背上,她低低“呀”地惊呼一声,门口的男人丢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进来,捧起她被烫红的手背,又是细看又是吹气。

    妇人忽然笑了,抽回自己的手,连声说“不碍事”,催促着男人赶紧净手面用饭。所谓饭食,也不过是几块热腾腾的地瓜粗馍,两叠青黄菜叶罢了。可小屋里因多了人气,热络起来,两人互相问着白天里做的活计,夹杂着小婴孩“咿咿呀呀”的吵闹。

    这是吴裕才对他爷娘最初,也是最深邃的记忆罢,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再想深探下去,却只有一片白茫茫的空白,空空荡荡,干干净净。

    我诧异地收回视线看向师傅,师傅从我的手中抽出他的手腕:“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只肯认这些记忆,也好,于他能好受些。”

    “这位姊姊……”吴裕才的眼眶里有了些反应,目光在我脸上转了转,露出些许微笑:“我们,可是认得?我这是身在何处?”

    我知道他已将前尘往事弃在了身后,这一刻对他而言是一个全新的伊始,我回了他一笑:“这是何处你也不必明白,要紧的是往后你该往何处去。”

    吴裕才似明白,又似不明白,终是点点头,顺服地跟着吴甲到了门前,无知无觉地从口门走了出去。

    他的身影才刚消失不见,便有一声悠长的鸡鸣穿透了茱萸巷,吴甲急忙上前将两扇门一同阖上。眨眼之间,门口带着暗火的大门杳无踪迹,还是几块长木板拼成的门板,有隐隐的光线从门板缝中挤进来。

    “吴甲,殷乙,开铺子了。”师傅舒展了一下双臂,顺势将五铢钱揣入怀中。

    吴甲搬开了第一块门板,师傅向外望了一阵,便同我道:“今日倒不见有人来买药,你且回屋歇一觉罢。”

    我顺着他的目光也向门外张望了一回,心里嘀咕,我怎瞧不出今日有没有客来,师傅望的明明是门外,我怎么觉得他望的是将来。

    师傅说罢自己先往后院去了,我忙忙地赶上他,方才的疑惑一直未去:“师傅,师傅,吴三利夫妇穷困潦倒时情深意重,连寻死都要在一处,不肯分开,有了钱财身家,日子不得过得愈发和美了么?怎就撕扯起来,非要相害性命了呢?”

    我知道这不能怨在五铢钱上,吴裕才也该知道,故他并不怨怪师傅给了他爷娘五铢钱。但这究竟该怨谁?师傅呵呵笑过,并不答。他适才不肯答吴裕才,现下也不肯说予我知道么?

    我加快几步,绕到他身前,挡住他的去路,缠道:“师傅,你便告诉阿心罢。”

    师傅绕不过我,只得停了脚,“傻丫头至今还未看透么?这世间夫妻能共苦的不少,能同甘的却着实不多。大多人尝过甘甜的滋味,便生出贪念来,各自有各自想要的滋味,独忘了初时将他们拴在一处的苦味,又怎能再相守?”

    这便是了,那五铢钱就是吴三利夫妇二人,乃至所有使过它的人的甜头,尝过了,都不肯放,紧握着这甘甜又凶险的欲望,一步步背离本初。

    我想要将这话说给师傅听,问他我参得可对,一抬头,师傅早撇了我一人在院子里傻立着,自个儿回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