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40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一)

第40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一)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吴三利夫妇一夜之间暴毙家中,市井街坊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连临安知府都亲临吴宅过问了一番。一时间,街头巷尾、寻常家中,茶余饭后的提起的无不是这桩离奇事。

    官府查来问去,不着一丝头绪,因吴三利是教香加皮毒死,有人来朱心堂问过一回话。师傅要我照实回话,我便说吴家娘子确来买过香加皮,说新宅闹鼠患,要灭一灭。

    官家人得了这话,倒也不再追问。过了一阵子,终究是报了个吴三利遭其妻室毒害,犯妇畏罪自尽,以此结了案。吴宅空置下来,又成了远近闻名的一座凶宅。

    嘈嘈杂杂直闹到小年,进了年节,人皆忌讳凶事,又忙着过年,这才渐渐平息了下去。

    九儿的亲事亦因此戛然而止,刘家闭店了好几日,几乎颜面尽失。想来九儿大约是高兴的,过不久的某日,师傅望着生药铺子门外,忽欢天喜地地唤我:“阿心,阿心,少康瓮的新酒又该启封了。”

    我嗅不到什么新酒的香气,不过师傅所说,我从不有疑。况且新年将至,正是酒香浓郁时。

    又是一年元夕,我将去岁元夕师傅给的绢纸红灯笼取出来点上,悬在后院的老树枝杈上,好添些年节的喜气。

    烛火一亮,我惊异地发现,过了这许多时日,灯笼上蒙盖着的大红绢纸一丝都不曾褪色,依旧红艳明亮。

    灯在院子里亮着,我借着灯光将自己的衣裙打量了一遍,才满意地去前堂找师傅。

    下半晌在街口遇见张屠户家的娘子,她掸着新袄子同我说,南曲戏班在东街城隍庙搭了戏台。她这一说,勾得我心痒,忙央她带我一道去看戏。

    张家娘子往我身后的生药铺子一探头,撇着嘴道:“阿心啊,你莫怨婶子小气不肯带着你顽,你师傅看你看得紧,我若带了你去,指不定你师傅他又该不高兴了,我可不开罪他。”

    张家娘子走后,我回到铺子里,坐在柜台后头,托了腮帮长一声短一声地叹气,连吴甲都忍不住来问:“阿心这是怎么了?”

    师傅却要在酉时之后方才留意到我的长吁短叹,拿开我托着腮的手端详我明摆在脸上的怏怏不乐。“阿心是想去观灯了?”他笑着点了点我的额角。

    我直摇头,我才不想观灯,在我看来街上铺天盖地的灯,怎么也比不上师傅去岁给我的那盏大红灯好看。

    “那又是为何闷了半日不作声?连吴甲殷乙都同我说阿心不痛快。”

    我抿了抿嘴,“张家娘子说要看戏去,又不肯带着我去,不为别的,她说师傅将我看得紧,总不许我出去。”

    “原是为了看戏。”师傅好笑地拍了拍我的脑袋:“你在这铺子里看得还不够多么?”

    “那可不一样,今次的南曲班子是顶有名的,演的是《荆钗记》……师傅……”我又是辩驳,又是央告,倒笨口拙舌起来。

    师傅眯着眼思量了一番,才下了决心:“也罢,想看便去看罢。只不许你跟着对街张家的娘子去,我带着你去。”

    虽说我对师傅过分小心,总不许我夜里独自出去颇有些不满,可当下他应允了我去看戏,我自顾不得那么多了,满心里只剩欢喜。

    元夕夜与去岁一样,不见有甚变化。鱼龙腾舞,琉璃宝灯,笑语踏歌,我的欢跃,师傅的笑意,也未有不同。

    《荆钗记》我头一回看,戏文一点点唱下来,尘世里的悲欢离合,不外乎如此。师傅说得不错,这戏,同我在生药铺子里所见的,大同小异。抑或是我期盼过高了,这出戏着实是寻常。

    当演到那戏里的痴情女子纵身投江时,我忽地发觉周遭的吸鼻啜泣声此起彼伏。我在人群中望到张家娘子,她捏着一方帕子,正不住地抹眼角。

    我记得她下半晌同我说过,这出戏她看了不下五遍,怎的还能教这戏赚去那么多眼泪?我将视线从张家娘子身上移开,慢慢看出去,倒是另有一人同我一样,并未被台上的戏触动到多少。

    借着街上悬挂着的无数灯笼,我仔细打量了那人几眼,二十来岁的年纪,样貌还算不错,一身灰绿锦袍显着贵气,他正冷冰冰地直视着戏台,嘴角微倾,不屑地冷笑着。

    按说师傅也时常冷冷淡淡的,却与那人截然不同,我总觉得那人的淡漠中有藏不住的寒意。

    许是感知到有人正在望他,他忽然向我这边转了转头,我忙将视线移回到戏台上。

    过了良久,戏台上的戏文终于唱到了历经磨难的夫妇破镜重圆,台下又是一阵抽泣抹泪,观戏的姑娘妇人们跟着台上的悲欢哭哭笑笑。

    我长长舒了口气,师傅在我身后低声笑道:“阿心也觉戚戚?”

    “阿心不过是感慨,世上那么多的苦难,磨折之后哪有这样的皆大欢喜,戏文果真都是哄人的。”我耸了耸肩膀,早知还不如看花灯花炮,至少绚丽好看。

    “为师可曾骗你,果然是咱们生药铺子里的戏更好看些罢?”师傅掩口笑我,一手拢了拢我的肩膀:“走罢,戏散了。”

    他话音甫落,前一息还都在扯着帕子拭泪的人群毫无征兆地涌动起来,众人皆呼朋唤友,卯足了劲回身后撤。我来不及转身,便教人群狠狠冲击了一下,师傅拢着我肩膀的手不知何时也不见了。

    “师傅……师傅……”我唤了两声,都被周遭的哄乱吞没。

    我鲜少,不,是从不曾置身这般的熙熙人群中,各种声音一齐向我扑过来,灌得我满耳满脑都是嘈杂,晕晕乎乎,辨不明方向。这时候,随意来个人,稍一撞,我必定要倒地遭人踩踏。

    我一筹莫展,心里疾呼着师傅,喉咙里却发不出声来。

    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胳膊,一股极大的气力抵抗着人流,将我往反向拉,我左右是无力眩晕的,只求不遭人群踩踏便好,也顾不上那么多,任由那只手来拽我。

    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我忽觉一阵轻松,新鲜的空气重回到我的鼻端,我使劲地呼吸了几口,渐渐镇定过来。

    “师傅……”我一仰头,迎上一张陌生的脸,将我从人堆里拽出来的那人,竟不是师傅。说是陌生,只因我不认得他,那张脸,却是方才看戏是见过的,正是那位对煽情戏文毫无所动的绿袍贵气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