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5章 铜雀簪与猪胆膏(五)

第5章 铜雀簪与猪胆膏(五)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师傅叹了口气,蹲身在李氏身旁,拉开她抱着脑袋的手臂。却见方才还只是苍白的脸,现下已紫绀乌青,一双眍?着的眼里淌出的已不再是泪水,却成了两道细细的血水。

    我骇得险些惊叫出声,可我又怕真叫出了声,那变了模样的李氏便会留意到我,只得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往柜台里缩了又缩。

    “朱先生……朱先生……”李氏的嗓音也变得嘶哑,喉咙里咕噜噜地好似冒着血沫子:“银簪子浸了草乌头,我晓得它有毒,可我若是不簪戴上它,杨家便是死路一条。我……我不忍看着三郎因家中衰败整日愁眉不展,熬坏了身子。我帮不了他,谢景娘却能重振杨家门庭,她才是三郎最好的选择……”

    疼痛又骤然袭来,李氏的手臂教师傅制着,剧痛的脑袋无处依傍,她的五官因此显聚拢在一处,形容可怖,仿若在油锅内煎熬。可她凄惨骇人的哀嚎中,仍夹杂着几句强撑起理智的话:“朱先生,求你莫要责怪三郎,他本不知情……我心甘情愿……”

    “你们之间的事,与我何干?我有什么好责怪于他的?”师傅淡淡地皱了皱眉头,瞧着李氏痛不可当的狰狞模样问道:“你明知这银簪子上淬了草乌头的毒汁,还向谢景娘讨回它做什么?”

    “这簪子古怪,沾上了毒,经久不能退散。谢景娘不能戴,她不能戴……”李氏的脸色渐渐由青转乌,苦痛更甚,眼中流出的血也成了黑色,“她原是个无辜的……况且,三郎往后还……还需她照料。”

    师傅轻轻一叹,放开她手臂,站起身走到柜台后头,拉开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一个药屉,从里头抱出一个陶罐,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粗陶碗来,从陶罐里舀了一大勺澄澈的汤水进碗里。

    他小心地盖好那陶罐,转身端着那碗汤水回到李氏身边,柔声劝道:“可是痛得受不住?人生来便是要受痛的,有人痛在身上,有人痛在心头,有人更为艰难些,痛在了魂魄里,五脏六肺的煎熬可不是顽的。你的苦痛谢景娘也受着,也是因这簪子而起。所幸她是痛在身上的那一个,离了那簪子自然能好,你却是痛在魂魄里的那个。”

    李氏闻言抬头求助地望向师傅,脸上已满是黑色污血:“朱先生救我……太痛了,我,我受不住。”

    师傅附身将那碗汤水递向她:“饮汤,饮了即刻便好。”

    李氏的手伸了一半又猛地缩了回去:“这汤,莫不是……吃了前尘往事皆忘,连三郎也……”

    “都忘干净了,哪里还会痛。况且真是痛狠了,哪里还理会那许多。”师傅薄薄一笑,又将粗陶碗往前送了送:“你若能受得住这痛,便受着,咬牙看着杨三郎与谢景娘举案齐眉地过下去。不若,便将汤吃了。这汤可金贵得很,我也不是轻易肯给的。”

    “我只想问他一句,心里可有我。”李氏疼得脱了力,瘫软在柜台边的地下,几乎缩成一团,“只这一句,有或是无,也不枉我为他舍了一条命。”

    “你既已舍了尘世,万般皆与你毫无干系,再待你吃了汤,将他忘干净了,便更不会在意这些。”师傅蹲下身,端着汤碗凝视着李氏已全无人形的模样:“纵然他心里有你,你如今这境地,可还敢去见他一面?”

    李氏的哭声里陡然冒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她从师傅手里一把夺过汤碗,一仰头,饮得一滴不剩。

    她的眉心突然就一松,神情渐渐忙让。

    师傅走回柜台后头,轻轻一拉便将我从柜台边角拉了出来,“阿心,她能看见的,你亦能见,去看看她眼里都有些什么。”

    李氏那模样,其实令我怕得要命,可师傅握着我的手,便也壮起了胆,将信将疑地顺着李氏发直的目光望去。

    眼前跑过一个扎着双环髻的小姑娘的身影,若隐若现瞧不清晰,忽而那小姑娘长高了几许,被囫囵个儿地穿上了耀眼的嫁衣,喜扇遮面,跟随着一个着绯红新袍的男子转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门。

    李氏面上可怖的青紫色慢慢褪去,显出先前的人样子来,一抹清浅的笑悄然挂在了唇角。

    这该是她年少时的情形,眼里是移开遮面喜扇后,头一回看见的杨三郎的模样,杨三郎在她的发髻间簪了一支鸾鸟纹样的银簪子。随后是相敬如宾的新婚,乱世中的颠沛转徙,她病痛中杨三郎下世还娶的许诺,溘然长逝时他痛哭流涕的脸。再往后又是喧天的喜乐锣鼓,娇羞的新妇,目光含情的新郎,新郎还是杨三郎,新妇却成了谢景娘。

    李氏从胸中叹出一口气,眼角滑落了一颗硕大的泪珠子。师傅倏地放开了我的手,飞快地上前捧起那空了的粗瓷碗,接住了她滴落的那颗泪珠子,长舒着气道:“这却是难得的药材,可不能糟践了。”

    再去看李氏,她一脸茫然地从地下站起身,摸了摸眼角残余的泪水,低头莫名地瞧了几眼手指上的泪渍,一扭脸看见一旁的师傅,她忙不迭地冲师傅行礼,恍如初见。

    师傅似乎并不想同她多寒暄,挥手制住。“吴甲。”他小心地捧着盛了泪滴的粗陶碗,背身回柜台里,顺势随口道:“好生送出去。”

    吴甲无声地走到李氏跟前,引着她往门外去,送到门前,哑声道:“娘子出了这个门,便自知该往何处去。”说罢阖上了朱漆大门,大门转眼间隐没在了半旧不新普普通通的店肆门板中,便如从不曾出现过一般。

    我呆立在柜台后,出神地看着师傅将粗陶碗中的泪珠子滴入陶罐中,重新封上罐盖,又贴耳在陶罐上凝神听了片刻,方心满意足地轻轻拍了拍陶罐。

    他低沉着声音,不知是对我说话,还是在自语:“融世间万般心绪情志,自成混沌一片,这才是世间包治百病的良药。”

    他抱起陶罐,行至最角落的药屉,小心地将它摆回去。见我仍发怔,他顺手拍了拍我肩膀。我回了神,脑中总是有李氏悲泣的回声似的,闷闷的有些说不上来的难受。

    “可是唬着了?”师傅端了灯烛过来看我的面色。

    我怕下回师傅不肯再带着我,忙不迭地摇头。我揣度此刻自己的脸色必定不好看,不想教师傅瞧见,便指着他手里变黑的簪子打岔:“师傅,这簪子好生古怪,它是淬了草乌头的毒汁变黑的么?它竟能敛住毒汁?”

    师傅摸出李氏的鸾纹银簪子,将乌黑如炭的簪子在手心里攥了片时,那银簪子上的乌色竟然全消退了去,恢复如初。

    “这银簪子有个名,唤作铜雀簪。李氏说它是她的旧物,可此簪原是有旧主的,却并非李氏。它的旧主在铜雀台以满腔的怨气铸造了它,令它生而能引怨毒戾气,蕴藏之,缓释之。它的旧主将它赠予魏公曹孟德,魏公便害头痛病症,磨折至油尽灯枯。”师傅缓缓地说起这簪子的来历。

    “‘铜雀春深锁二乔’。”我恍然大悟,师傅教过这首诗,不想原是这个缘故。“师傅,我明白了,铜雀簪淬了草乌头汁,李娘子因喜爱日日簪戴着,便慢慢地遭了害。可无人能想到,这并非寻常的银簪子,铜雀簪最喜怨气毒物,蕴住了草乌头的毒,接着祸害新娶进门的谢娘子。我说的可对?”

    “是不是二乔铸造的,我可不知晓,只知它就是从铜雀台那怨气深重的地方来的。”师傅端详了几眼簪子,随手拉开一个药屉,将它放了进去。

    “可是……是谁在铜雀簪上淬的草乌头汁?为何要这么做呢?”我还是有些想不透。

    不等师傅答我,店肆外忽然一声惊啼,茱萸巷不知谁家的公鸡抢着宣告了新一天的到来,数道细密微弱光自门板的缝隙间挤了进来。

    师傅放下手里的正整理着的药屉,抬头朝光亮处瞧了一眼:“这么快就到卯时了?”

    吴甲粗声作了个答,便去搬卸门板,开店肆的门,殷乙稳步回后院去侍弄药材。师傅沉吟了片刻,吩咐道:“阿心,去包两剂茯苓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