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6章 铜雀簪与猪胆膏(六)

第6章 铜雀簪与猪胆膏(六)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朱先生,忙着呢?”茯苓散要的那几味药刚刚才配齐,对街张屠户家的娘子便跨进了门。

    “张家嫂子好早。”我转脸笑着同她打招呼。

    师傅裹起纸包递给屠户娘子:“昨晚上张郎可是吃了不少酒?我家吴甲在街口瞧见他跌了一跤,夜里又起了风,酒后教冷风一扑最是伤身,再出一身冷汗,只怕要魇住,张娘子拿包补心茯苓散回去给张郎发发汗。”

    这是怎么说的?我心里暗暗嘀咕,昨晚吴甲几时去过街口了,师傅又如何得知张大哥吃了酒?

    正疑惑着,张家娘子将双掌一拍:“真教朱先生说着了,可不是吃了酒跌跤惊着了,后半夜说了半宿的胡话,迷迷瞪瞪的半睡不醒。我正要来问,朱先生倒想在了头里。”

    说着她接过药包凑在鼻下嗅了嗅,抬头又犹豫了起来:“这药香得紧,还有人参味儿,想是副好药。这样贵重的药,不知要耗费多少嚼用。”

    师傅笑呵呵地摆了摆手:“不过就是芍药、茯苓、远志、菖蒲,加了一钱配药余下的人参须子,都是些寻常药材,不值几个钱,况且前些日子拿的那副猪胆,也并不曾收我一文钱,都是左右邻里,相互帮衬着怎就论起钱不钱的话来了呢。”

    屠户娘子心里委实感动,酸酸涩涩的形容不过来,连句谢话也说不好了,只拿手绞着布裙:“人都说朱先生古怪,都是乱嚼舌根子,这样好的心肠,他们是从未见过。”

    这是她所能道出的最像样最真切的感激了,师傅咧嘴笑了笑:“张娘子休再客气,还是快些将这帖茯苓散拿回去熬了,好教张郎吃了。”

    张家娘子心怀感激地拿着纸包回去不多时,朱心堂门前马蹄声响,我在柜台后头探身一望,却见是那位杨主簿,骑着马到了门前,身后仍旧是昨日来接的那驾马车。

    吴甲问了声好,上前牵过了马,那杨三郎一脸的失魂落魄,下了马不寒暄废话,周全的礼数也浑忘了,神志恍惚地往朱心堂里头闯。

    师傅瞧着倒并不十分在意,稳稳地在柜台后头坐着,笑问:“杨主簿来啦?”那神色笃定安闲,仿佛一早料定杨三郎会来找她似的。

    “朱先生……”杨三郎踌躇了一阵,艰难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若是肯收下钱财或旁的什么宝器,三郎拼尽了这点家产不要也定会付给先生,只是那支银簪……终究,终究是在下亡妻心爱之物,统共也就给我留了这一个念想,还求先生慈悲……”

    “杨主簿莫不是反悔了?”师傅随手收拾着医笥,浅笑还在面上浮着,说话的口吻却不难么柔和可亲了:“对不住杨主簿,在下自有些固执,我这朱心堂自打开门以来,还从未有过退换诊金药资的先例。杨主簿能找到我这儿来,这点子小规矩总该听人说道过罢,我既认定的诊金,哪怕是尘土一撮,拿金山银山来也是不换的。”

    说罢他漫不经心地合上医笥,在笥盖上拍了拍,“那谢娘子的病还瞧不瞧了?”

    杨三郎的额角渗出了些许细汗,在初升的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弱的光,他忙不迭地在额头上拭了一把,侧开身请道:“瞧,瞧,自然还是要瞧的。在下一时糊涂,朱先生莫怪。”

    师傅若无其事地微微笑着,跟随杨三郎出门就要上车,我忙挎上医笥,低头跟了上去。

    到了杨府,前厅、游廊、园子还是同昨日一样沉寂荒芜,谢景娘那屋没了声嘶力竭的呼痛,小婢子无措的跳腾,倒是安静了不少。

    我满脑子是昨夜里见着李氏的情形,无端地觉得脖子后头有阵阵凉风,连走路似乎都缩着脖子。

    杨母在屋子里陪着谢景娘,说不上来是安慰还是焦急的复杂心情,使得她脸上阴云密布。

    师傅进屋冲杨母行了一礼,谢景娘忙摸索着从床榻上下地,要与师傅行礼。杨母端坐着不动,只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象征性地冲他颔了颔首,算作回礼。

    “谢娘子客气了,在下不敢当。”师傅接过医笥,取了腕垫,上前仔细查看谢景娘的情形,又诊过一回脉,点头道:“谢娘子的痛疾已大愈了,再吃两剂药补补气血,便无需再延医用药了。”

    端坐的杨母动了动身子,朝谢景娘黯然无光的双瞳一指:“她这般……不能视物,形同瞎盲,朱先生却道她已大愈?”她言辞虽还客气,口吻中的不快与怀疑却不难听出。

    师傅放下手里的正整理的医笥,反倒惊讶地问向杨母:“杨老夫人难道不知?草乌头大毒,随着发肤渗入,这双眼自然是要瞎的。拔毒容易,可眼睛坏了便是坏了,在下也爱莫能助。”

    此话一出,杨母的面色霎时僵白,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止不住地微微颤动。

    “什么毒?”杨三郎插话问道,目光茫然地在谢景娘与师傅之间移动,却见谢景娘同他一般疑惑不解。

    师傅只笑了笑,并不接话作答。

    杨三郎的眼慢慢转向了杨母,只瞧了一眼她僵硬煞白的面色,神情立时便复杂了起来。

    “朱先生……你说我这病症是因中毒而起?”谢景娘搭着小婢子的手臂向前摸索了两步,“好端端的,怎就会中毒……”

    “景娘,朱先生几时说过这样的话,想是……想是你乏累了,听岔了,先歇下罢,眼睛咱们再找旁的名医慢慢治,总能好的。”杨三郎上前拦下她探向师傅的一条手臂,柔声劝说中透着些不自然。

    师傅向屋内众人团了个揖:“杨主簿的主意是正经,谢娘子元气大伤,须得好生将养上些时日。在下的歧黄之术终究浅薄,便只能尽力于此了,还望杨老夫人、杨主簿、谢娘子宽宥。”

    杨母过了好几息才回神说了几句客套话,杨三郎安抚了谢景娘,便来送我们出去。从屋子里到大门口,一路心不在焉,不发一句话。

    大门口已有车在候等,却不是杨府安排的车马,杨三郎恍恍惚惚,早已忘了叫人备车。亏得殷乙不知何时赶了车过来接,杨三郎本想说些得体的谢语,口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好半晌未能成语,最终只是拱手作揖,目送着我们上车离去。

    “都说茱萸巷阴气重,我看非也,分明是杨府里才冷飕飕得紧。”马车驶了出去,我才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

    师傅咧嘴笑起来,一探手揉了揉我的头顶:“阿心可是教那李氏唬着了?”

    我低头咬住嘴唇不语,不愿承认也不能否认。我不是头一次见着已亡故的人,事实上,在我不多的记忆中,似乎时常会碰见。通常他们并无害,会在我看着他们时,好奇地多打量我几眼,顶多会想要上前来搭讪几句,可像李氏那样可怖的,真是头一遭见。

    忽然一支浅青色的玉镯子出现在我的眼下。

    “戴着罢,邪物都会绕着你走。”师傅将这镯子放到我手里。

    我拿起玉镯子对着车外透进来的光仔细端详了一回,细圆的镯子上精巧地雕着一只我不认得的鸟禽,似凤凰,又比凤凰出尘,如鸾鸟,又较鸾鸟贵重。这鸟禽首尾相接,恰好成环状,柔润的浅青之下缠绕了一丝丝的暗红,好像隐布在肌肤下淌着血的经脉。

    “这是什么?”我奇怪地将这玉镯子翻来覆去地瞧,“凤凰?还是鸾鸟?”

    “不认得么?”师傅摇着头,脸上却还微笑着,“上古星宿,天之四灵,执横司火,渡引阴阳,亡者见之皆要惊惧退避。”

    我还是不明白它究竟是什么,较之师傅那番晦涩的话,这镯子似乎更吸引人,我随口“哦”了一声,将它往左手手腕上一套,出乎意料的是只稍稍用了一把力,它便顺顺畅畅地滑到了我的腕子上,大小刚合适。

    “师傅……”我惊奇地抬起手腕伸到他跟前,“这是什么器物?大小怎会刚刚合适?”

    师傅有许多许多诸如铜雀簪那样的宝器灵物,他收集它们,有时也会给人一两件,我想这青玉镯子必定也是那些器物中的一件。

    “它与那些不同,不是什么灵器,大小正合适是因为它本就该是你的,好好戴着便是。”师父斜睨了我一眼,便靠着车壁闭目养神,不再理会我。

    漏进车里的阳光正斜照在师傅的脸上,在他的侧脸上勾了一圈浅金的光晕,我呆呆地盯着看了一会儿,师傅似乎睡着了,百无聊赖,我便低头摆弄起圈在手腕上的青玉镯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