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51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十二)

第51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十二)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苏宜深吁了一口气,眼下的情形,除了相信朱心堂的药,他确也别无他法,只得冲师傅连连拱手。

    师傅从医笥里取了一只小瓷瓶出来递予苏宜,嘱咐了如何用药。他额角受的那下重砸虽无大碍,却也伤得不轻,拿酒化开散瘀的药,用上一阵才能好。

    苏宜心不在焉地接过小瓷瓶,唤来管事妇人送我们出去。我屈膝作礼向苏宜与赖公子告辞,待我直起身来时,正对上赖公子的目光,我莫名地浑身一凛,在这仲春节气里,无来由地觉得后脖子发寒。

    许是他觉着师傅医术不精,用药离奇,耽误苏玉汝的病症,我能觉出他对师傅的不满,因此于我亦是冷眼相对,倒也说得过去。可他那瞳仁深若寒潭,教我浑身不自在。我不敢再多看一眼,低了头,半步不落地跟随着师傅离去。

    半途中,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苏玉汝疯癫中指着我说的话,听来委实奇怪。我脚下快了两步,赶上师傅,“适才苏姑娘说她认出我是灯里什么,师傅,她是何意?那是什么灯,同我有什么干系?”

    师傅不以为然地笑道:“癫狂之人的话你也听得?”

    我无话相对,只得撇了撇嘴,丢下这一桩不理会。

    随后又过了七八日,苏宜心焦,隔日便有苏宅的家人来朱心堂探问蟾酥是否已入了药。起先我还好言安抚,问一问苏玉汝的病情可有反复,可隔日便要将那些话说上一遍,连我也失了耐性,嘴上不好说,心里每逢问便要怨一回。既知晓朱心堂的声望,怎会不知师傅一向重诺,答应下的岂有不应的道理。

    师傅倒是好耐性,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同苏家人说那蟾酥丹的制法繁复,若想要制得的丹药效用最好,一丝也马虎不得,须得耐心等待。

    这日立夏,苏家又遣了人来问话。正逢刘九儿来送酒,我便挎了个竹篮,要同刘九儿一道出去,好借此躲开苏家人喋喋不休的烦扰。

    “这是要往哪儿去?”师傅在大门前站着,挡住我的去路。

    “九儿姊姊要归家,我去湖边采些水芹来,正好同路。”自师傅拒了刘九儿的那坛合衾酒之后,我总觉他不太愿意见着她,此时将她搬出来挡上一挡,倒能省去师傅的一番啰唣。

    果然不出我所料,师傅略颔了颔首,嘱咐道:“早些归来,莫要贪顽忘了时辰。”

    我爽快地答应了一声,转身拉着刘九儿便要走。

    “阿心。”师傅又在身后唤住我,细细地叮咛:“今日立夏,水边蛇虫活泛,潮水也起得早,千万小心。”

    这一番关照,我只闷头低低地“嗯”了一声,因我已瞧见身边的刘九儿一脸落寞,心里直怨师傅多事。

    刘九儿一路寡言少语,满怀心事的样子,我也无趣,好容易出了茱萸巷,互客客气气地道了别,也便分道而行,她回刘家酒肆,我独自往湖边去。

    到了湖边果见水涨得较平日高些,微风起处,波光粼粼。我放目远眺了一会儿,今日倒奇了,仲春初夏的好时节,湖面上倒不见那些个画舫笙歌,一片安谧。想来立夏佳节,在外流连的人都归家应节去了?

    湖上无人更好,免得那些自诩风流的登徒子隔水笑吟抛莲,教人好不尴尬。我安下心,在众多临水的草叶中择出一支支水芹,拿剪子铰下茎叶叠放在竹篮里,不多时便有了大半篮子。

    我起身收了剪子,顺势查看了一番水边芦苇叶的长势,再有大半月就是端午了。以往端午总有些承过朱心堂恩惠的街坊邻人送来各色粽子,师傅每令我以端午香包还礼,今年的端午,我决心要自己裹些粽子来孝敬师傅。前些日子屠户家的娘子答应了要教我裹粽子,这于我而言,算得是一桩大事。

    芦苇叶长得真好,凑近了去闻,鼻尖前满是草叶与糯米交融的清香。正是满心欢喜时,不防脚下教不知什么一绊,人往水里踉跄了一步,亏得我及时拽住了芦苇杆子,虽踏到了湖水中湿了裙裾和鞋袜,却没整个摔跌进水里。

    我皱了皱眉,暗道,我与这一湖水大约是犯冲,上回因游魂吴裕才之故,也险些落入湖中,今日又教湖水浸了脚。幸而是初夏,湿了鞋袜脚下虽难受,还不至于发冷。

    我提起湿淋淋的裙裾赶紧踩住一块近案的石头,想往地势高些的地方去站。抬了抬腿,好似教水草缠住了一般,拔不动脚。我低头一望,倒是奇了,我所站立的地方水质清冽,并不见水草,也不知教什么勾住了脚。

    我加了力道使劲抬脚,越是用力,越是勾得紧,几番努力之后,我忽地惊觉自己已离岸有好几步远了,湖水从我的脚踝处没到了膝盖。

    这一瞧,唬得我顿失了力气,腿上发软。湖水又满上来几许,这看似柔弱的水仿佛带了力道,将我往湖里吸。手边已没了可借力的芦苇杆子,我凭自身之力又抗不过湖水的吸力,惊慌失措之下,我颤抖着嗓子求救:“师傅,师傅!”

    不知唤了多少遍师傅,师傅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在最危急的关头突然拽住我,湖水已淹过了我的前胸,将近脖子,水下的手脚不论如何扎挣,都使不上力来,过不了多久许就要没顶,我便再开不了口。

    我将绝望都灌注于喉咙,提起浑身的气力又高喊了一声“师傅救我”,紧接着带着水腥气的湖水便涌进了我的口鼻,连呛了几口水,胸膛像被一只大掌紧紧攥住了似地闷痛。

    我仰头最后挣了一下,在完全没入湖中的前一息,我望见头顶的天空正有一只硕大的猛禽掠过,形似鹰隼。我忽然起了个念想,愿那头鹰能俯瞰到湖中情形,能瞧见我被湖水吞没的这一瞬,好去告知师傅,虽来不及获救,也好教师傅得知我殒命何处。如若不然,死后成了孤魂野鬼,找不见归去的路,便再见不到师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