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53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十四)

第53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十四)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还没来得及容我看清那灯火飘忽的方向,漆黑一片的巷子里因那灯火晕出一个光圈,从朦朦胧胧的光晕中现出一个提风灯的少年,躬身照着路,将那微弱的火光逶迤了一路。

    提灯少年的身后疾步走出一位男子,他步速极快,却走得分外从容,单从身形上来瞧,风姿已是尽显。与提灯引路的少年,该是主仆二人罢。

    师傅“呵呵”轻笑,放开我的手,起身到门前去迎,门板依旧未开,那提灯少年已率先进得门来,风仪卓绝的男子紧跟着进来。

    方才黑暗中远瞧,尚不能辨这一主一仆的面貌,此时铺子里灯火敞亮,他二人又在近前,我不免多瞧了两眼。少年素简白袍,衬得他眉目清隽。男子的年纪身形与师傅相类,月白衣袍明澈似水,眸光闪耀,较水更显几分清灵。

    纵然我再愚钝,也瞧得出这二人绝非平素夜间来求药的亡魂,难怪铺子里的暗门不开。

    那形容出尘的男子向师傅恭肃地行礼,压下腰去称了一声“陵光神君”,一旁的白袍少年亦随之礼拜。

    世人皆称师傅为“朱先生”,师傅常在向人道他名讳时自称“朱阙”,眼下这位仙气缠绕的男子却敬称他作“陵光神君”,我倒不在意那什么“陵光神君”是谁,与我而言,师傅就只是师傅而已。

    我正兀自怔愣,师傅转头来唤我:“阿心,见过钱塘水君。”

    我屈了屈膝,垂头敬称了一声“水君”,心下暗忖:钱塘水君,这么说,这位是掌管临安水系的神仙了?今晚来客竟是仙家呢。

    行过礼,我直起身时,却见那位水君也正好奇地打量我。师傅上前一步,隔开水君探望的目光,引他到桌旁落座,并亲手在他跟前的杯盏中斟上了酒水。

    我在师傅身后站着,水君被那盏酒水吸引的神情瞧得清清楚楚,他执起杯盏,细细一嗅,讶然问道:“少康瓮所出?”

    师傅点头一笑,举杯相邀。

    那钱塘水君仰头饮过一杯,闭目回味了片时,方才放下杯盏,向师傅拱了拱手:“神君在临安城中,不知是要渡世间什么劫数,故此不敢轻易来扰,今次神君召唤,乃敢来见。”

    师傅抬手又替那水君斟了一盏:“本君不过借临安地界盘桓,还望水君莫要介怀。”

    “岂敢。”钱塘水君大约是觉察到正事当前,并未再去碰那令他心驰的少康瓮酒水。“不知神君召唤所为何事?”

    我在师傅背后,看不到他的神色,却能听见他语带不悦:“水君既看顾一方水系,却纵得些魍魉魑魅为祸作乱,可是失察?”

    钱塘水君脸上本还有笑,一听闻这话,笑意尽失:“若说钱塘水系中,孤魂游鬼确有不少,但匆匆过客,绝无胆量兴**浪。再有些修得灵性的水族,也尽皆安分守己,不知神君所说的魍魉魑魅从何而来。”

    “我这徒儿……”师傅忽然向我转了转头,面上神情倒是温和不改,“昨日在西湖边采水芹,竟教一只蟾蜍弄潮拖入水中。这蟾蜍端的是胆大妄为,不单欺我徒儿,更甚是化作了人形,祸害世人。它在湖中生,水君难道不知?”

    钱塘水君恍悟:“确有只蟾蜍,颇有灵性,它……竟有这样大的胆量?”

    我在一旁听得恍惚,难不成,我昨日是教一只蟾蜍拖入水中的么?听闻过蟾蜍有吸水之力,可哪有蟾蜍有这样大的气力,能吸动西湖之水的?我仔细回想了一番昨日的情形,巨鹰从湖水中抓起的活物,色绿如墨,这么一想,确像是只大蟾蜍。

    师傅执了跟前的酒盏,邀钱塘水君共饮了一杯,请他细说那大蟾蜍的事。水君仿佛也需这杯酒水压一压惊。

    “神君可知西湖边有佛门供奉至宝的寺庙,就是那天竺看经院。那蟾蜍原是我水系中所生,百年前它自请往天竺看经院,看守侍养莲池中的莲花,我只当它一心向佛,本是桩好事,近来听闻那蟾蜍走失,不想它竟是上了岸作乱。”

    师傅静默了一阵,缓缓道:“同那蟾蜍一齐走失的,想是还有看经院**奉着的至宝业镜台罢。”

    “正是。”钱塘水君讶异地连连点头,“神君知道那器物?”

    “业镜台,正在我这儿。”师傅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我猜测他也为那难以受控的玉镜台烦乱:“蟾蜍盗了业镜,祸害了一户人家,机缘巧合,镜台教我收在了铺子里。既已知它的来历,还劳烦水君将它带回看经院,免教生人再受难。”

    钱塘水君愧疚难当:“生出这样的事端,确是我疏于约束。”他抬头望了我一眼,又道:“姑娘受的这番惊吓,还望担待,待我回去便拿了那蟾蜍正法,岂能容它再为祸人世。”

    “这却不必劳烦水君。”师傅摆了摆手,制止了钱塘水君。“它作下的祸事,自有因果来应。好歹也在莲池中听了百年的经文,这番因果报应的道理,它总该明白才是。”

    钱塘水君忖了片刻,赞同地点头,当下师傅与他二人再不提那蟾蜍的事,只论少康瓮里所出的酒水如何,直至将一壶酒饮尽。

    天色将晓,钱塘水君起身告辞,吩咐了提灯少年去带上业镜台。那少年依旧提着灯,随着吴甲的指引往后院去,我便再没见他出来。

    师傅将钱塘水君送至门板前,水君冷不丁向师傅问道:“敢问神君可曾照过那业镜?”

    这一问很是突兀,我想起师傅教业镜照摄住的那晚,脸上不禁腾起一片火热,亏得在师傅身后掩着,方能遮住满脸的彤云。

    “照过。”我不知师傅是否也想起了彼时情形,他的话音听来并无异常,只是稍稍顿了一息,“只见本心。”

    幸亏水君未再问下去,只是向师傅拱手告辞,“他日得缘,再来叨扰神君讨一杯少康瓮的酒水吃。”

    师傅又笑得如一贯的谦和从容,满口答应。

    看来水君也很是喜欢杜康后人酿造的酒水呢。

    可事实上,再往后我只见过他一次,那一次的相见,却并非什么值得长久记忆回味的好境地,况且,他也再没机缘饮过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