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54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十五)

第54章 玉镜台与蟾酥丹(十五)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不久,茱萸巷里雄鸡打鸣,更鼓雷动,第一缕光线撕破了天际的闷黑,铺洒向世间。

    吴甲默默地来卸下门板,我收拾了桌上空空如也的酒壶酒盏,送去后院清洗。殷乙双手缠着上过药的布帛,胳膊肘下夹着一只晒药的竹扁箩。我忙放下酒具,接过他手里的的扁箩,顺便打量了他两眼:“殷乙,你昨日去哪里了?怎就伤了手腕?”

    殷乙憨实地“嘿嘿”一笑,答非所问道:“不碍事,至多两日便好。”

    我问不出什么话来,心里叹着气往后厨去送酒具,路过师傅的屋子,见屋门大开着,探头一望,屋子里原来摆放玉镜台的地方,果然空着,该是教钱塘水君带回送归了罢。

    自那惹事的玉镜台从朱心堂挪走后,我反倒五内纠葛起来。有那玉镜台在时,师傅同我说话时的口吻,瞧着我的眼神,总令我脸红心跳不自在,却也暗自欢喜。玉镜台不在了,师傅便日渐回复,看我时又带出了那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言语间只将我当做很多很多年前的稚儿。

    起初我还患得患失地犹疑不定,三两日后,我猛觉师傅不再似先前那样屡有亲密之举,反倒刻意同我端持起来。我在忐忑难安之下,想了个法子,某日趁着师傅不防,拿度量的戥子往自己左臂窝里猛戳了一把。

    一抬头,我便瞧见师傅呲着牙,按住自己的右臂窝。

    于是,我便明白了,师傅是真的不再受业镜摆布心神了。我同自己道,一切都归于平常,多好,仿佛能这样亘古不变地过完一日又一日。

    那短短数日,在我这冗长似曲的一生中,不过是一个错拨的音节,转瞬即逝,短暂得好像并未真的存在过。可由此,我知道了师傅的本心,也应证了自己的本心,这总错不了。

    这日苏家又有人来,我一时无处可避,只得硬起头皮应对。可那家仆一进门并不问蟾酥,只顾大呼小叫,嚷着要寻师傅。

    师傅从后院转到前堂,那家仆如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把扯起师傅的胳膊:“了不得了,朱先生快随我去,我家小娘子病症又起,伤人了。”

    不必师傅吩咐,我几步绕进柜台,麻利地收拾齐了医笥。我跟随师傅日子久了,虽不开蒙,也隐约有些感知,看着师傅忽变得冷峻的脸色,我便明白今日出诊必定会应了些事故,自然跟着紧张起来。

    我果真没有料错,临行前师傅扬声唤来了殷乙。我瞥了一眼殷乙的手腕,我替他换过几次药,已好得七七八八。

    到了苏家宅子,仆婢早就都远远避开去,领我们来的家仆也不敢近前,只遥遥地指着通往园子的月洞门道:“都在那里头。”

    我心下奇怪,苏玉汝再如何癫狂,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那么些健仆在宅子里头,也奈何不了她?

    未进后园,便听得一声嘶声力竭的惨呼,教人陡然一惊。

    师傅撇下那家仆,快步朝那惨呼声过去。我跟在师傅身后过了月洞门,这才恍然,为何家中仆婢皆避之不及,哪里是苏玉汝癫狂,分明是那位温润如玉的赖公子也一同发了狂症。

    师傅扭头向殷乙道:“好好看顾阿心。”我望向那赖公子,仍旧是墨绿的衣袍,身上似乎是受了什么创,行动间不甚自在。他在园子里向我们这边扫看过来,虽隔了些距离,但他那冷冷的一眼,突然教我打了个寒噤,说不上来的骇怕。

    他身前木木地站着的,正是苏玉汝,行尸走肉般依从着他,手里头攥着一根长簪子,有暗红的血水正顺着簪子一滴滴地落下。地下有一人缩成一团,抱头哀呼。

    师傅不理会苏玉汝与赖公子如何,只管上前扶起地下挣扎的那人。我瞧着那人直起了身子,忍不住“呀”了一声,想要掉转过头去不看已然来不及。

    那人一手捂住一只眼,黑红的血水不断从指缝中涌出,糊得满脸血污,饶是如此,我还是能辨出那人正是苏宜。

    苏宜借助了师傅手臂上力,从地下直起身,却半跪着站不住,他伸出一根不住颤抖是手指头,指向苏玉汝。手指悬在半空颤抖了好一会儿,又改指向赖公子,“我与你,素昧平生,你……你,你为何要害我,害我女儿!”

    那赖公子将木木呆呆的苏玉汝推开至一旁,冷笑着步步走近:“素昧平生?我的族众亦同你素昧平生,还不是全教你填了口腹之欲?你对着盘中那道‘雪婴儿’大快朵颐之时,可曾想过那些与你素昧平生却因你枉死的生灵?”

    苏宜蓦然怔住,手指抖动得愈发厉害,“你……你是……”

    苏宜惊醒之际,我也回过味来,这总是一身墨绿锦袍的贵气公子,原根本不是人,只怕他就是那只将我拖入湖中的大蟾蜍,钱塘水君口中所称,在西湖边天竺看经院养护莲花的那只。

    “他既与你有业障,你只同他清算便是,与他女儿何干?与我徒儿又何干?”依着师傅的性情,本不会掺和在他人的恩怨中,这回却也着恼了。

    这化作人样的蟾蜍许是已教积怨迷了心智,他不理苏宜,也不理会师傅,拉过苏玉汝,附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什么话。苏玉汝呆滞的眼忽然有了神,脸上露出痴迷的笑,举起污血淋漓的长簪子,朝着苏宜快步走去。

    “师傅小心!”苏玉汝的动作出乎意料的迅猛,一面走过来一面就举着簪子猛刺过去,我大惊之下,疾呼出声。

    我惊呼甫落,苏玉汝便应声软软地倒在了地下,玉枕穴上扎了枚银针,针尾还在微微颤动。医笥一直由我背着,不知师傅何时取的针囊。

    师傅放开面上血流不止的苏宜,绕过软这身子倒在地下的苏玉汝,探手朝那赖公子抓了过去。说来也奇怪,方才还疯癫无状的赖公子此时似乎无法动弹,终是流露出了惧怕的神色。

    我恍若瞧见师傅眼里沁出红光,却因离得远,看不真切,疑心是自己眼花了。

    “阿心,快替苏姑娘醒针。”师傅制住了赖公子,腾不出手来处置苏玉汝玉枕穴上的银针。这处大穴凶险万分,针扎得深了至死,扎得久了失智。倘若她再挣扎起来误走了针,更是不堪想。

    我自是知道事关紧要,忍下心头的惊惧,奔进园子,直扑到苏玉汝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