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58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二)

第58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二)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姚装池是临安城里能排的上号的装池铺子,名声在外,先前我从未去过。本以为铺子门面必不会小,到了才知道,也不过就是中等的门面。与朱心堂一样,乌匾金字:姚装池。

    他这铺子的名号取得倒也直白,因他装池手艺精湛,众人皆连着姓氏,径直称呼他作“姚装池”,索性他就以此为铺子名号。

    还没进铺子,就能望见绿艾在铺子里来回地走动,不断有人进出铺子,无不仔细把稳地携着字画。我怕扰着绿艾,便自进了铺子闲转一圈,想待她忙停当了再同她说话。

    铺子里除了各色需修补装裱的画卷字帖之外,还摆了些笔墨砚台,以供人择买。另还有一角齐齐整整地铺展了些字画,有新有旧,都是装裱过的。

    我正要一幅幅地细赏看那些字画,身后响起几声爽脆的笑:“哟,阿心姑娘怎么来了。”

    我一转头,绿艾正冲我眯眼笑着,“可是上回修补的画像有甚不满意的?”

    “哪里的话。”我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师傅极满意,本要梢些牛髓膏来,转身你家小子倒先跑了。”

    我将裹着牛髓膏与绢帛的布囊按到绿艾手中,她不推辞,挑起眉毛,甚是高兴:“六七月里还能有朱心堂的牛髓膏,可是难得。”说着她摊开一双手掌,给我瞧手指头上的毛糙:“我这手指头剥浆糊剥得发毛,只恐伤了人家的绢帛,这牛髓膏来得正是时候。只是俗语说无功不受禄,我收得心里不安呐。”

    我喜欢她爽直干脆的性子,当下也不同她客气,笑回道:“这有什么,下回再白替我修个什么便是。”

    “这绢帛……”她抖开包袱,从里头抽出那沓子绢帛来。

    我恐她推辞,忙道:“也不知那一年买的,早就旧了,搁着也是白搁着,到你这里兴许还有它的用武之地,我便一并带来了。”

    绿艾没有多余的客套,爽快地收了,“这绢帛便给阿姊罢,她善作画,给她最得宜。况且,你那画像本是她修补的,只当是谢她罢。”说罢她拉了我到一幅画跟前,“你瞧,这便是我阿姊作的画。”

    我虽说不懂画,师傅也教过些笔墨书卷,认得那画仿的是东晋画圣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粗一望去是《女史箴图》没错,再凑近了仔细看,仿佛又不是那么回事。若说仿得不像,竟不觉它粗简,若说仿得像,画中仕女又同原画中的模样全然不似。

    “这画……”我双眼盯着画,小心地挑选措辞。

    “仿得不像,是么?”绿艾反倒大方地笑起来,指着画道:“阿姊说,仿得再像,也及不上原画,又有何意趣。阿心你来瞧,每一个仕女的样貌眉目,都是阿姊照着周边日常能见的人绘的呢。”

    这却极有意思,我顺着绿艾的指点凑去细看。“这帧‘冯媛挡熊’中的冯媛,是巷口豆腐坊的王嫂子,那天她家老幺教大狗扑了,她便是这副模样冲出去赶走那大狗。”

    那画上的“冯媛”惊恐万分又面带怒容,那双眼尤其传神,竟一点儿不输于挺身替汉元帝挡熊的冯婕妤。

    “这一帧,人咸知……莫知……”绿艾手指头圈在一副两位妇人对镜梳妆的画面上,支支吾吾道不清明。

    “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我接口道:“这对镜而坐的小娘子是你罢,身后替她束发的却不知是谁。”

    绿艾夸张地捂嘴大笑:“坐着的那个并非是我,是我阿姊,身后替她梳妆的是家母。”

    我惊讶地探身贴近了去看那画上分明与绿艾一模一样的人物。

    “阿姊同我是双生,除了阿娘,旁人轻易分不清咱们姊妹。”绿艾笑得一手扶住了腰。

    我不禁看看画儿,又望望绿艾,果真是像。从画中看,绿艾与她姊姊的长相虽清秀,但也算不得娇美,都是面目寻常的女孩儿家。绿艾的蹙眉嘟嘴之间尽是小家碧玉的活泼伶俐,她阿姊我不曾见过,但瞧这画中描的双目,教绿艾多了些沉静稳重。

    “这些画都是常客放在铺子里寄售的,姊姊擅画,也时常画几帧贴补家中。单这一幅,摆了许久了呢,无人肯买,都说仿画圣名作仿得不像。”绿艾收住了笑,轻轻叹了口气。

    我亦一同跟着叹息,她叹的或是她阿姊集结心血的画作换不来一次丰厚的贴补,我叹的却是,世间多少自诩爱画之人,宁肯追捧形似而无神的仿品,也不愿费心思看一回凝聚了神魂的画作。

    “不过一副画罢了,你阿姊有才,决计不会埋没了。我虽不懂画,却也瞧得出她画的眼睛,跟真的似的呢。”我不忍见绿艾忧色,随口安抚道。

    她性子好,立时便笑了:“这话不错,上回我从朱心堂带回来的小像,霉坏的瞳仁便是阿姊亲手修葺的呢。你说画得可好?”

    自然是好的,连师父见了都略略失神,自愧弗如呢。话到嘴边,我临时起意换了话:“绿艾,你说,那幅画,画中人同我像不像?”

    绿艾认真地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要我说,不太像。”

    我不自在地笑了笑,其实我心底里也觉得不像,但又怕那果真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故此宁愿选择相信是师傅画技不精。

    与绿艾说了这会子话,铺子里人又多了起来。绿艾朝她父亲姚装池那边一望,歉然道:“今日不巧,铺子里不得闲,改日再来找阿心姑娘顽。”

    我忙不迭地相让:“快些去罢,别教我耽误了。”

    绿艾抱歉地笑笑,转身要走,铺子门口忽有男子的声音唤道:“绿艾”。

    绿艾身子转了一半,扭头一望,脸上登时换上了不一样的笑,唇边梨涡隐现,衬得她不甚娇艳的面庞别有一番清甜。“清河来了啊。”她折回身,快步迎到了门口。

    我的目光跟了过去,只见一名清瘦白净的男子,双手郑重地合抱着一幅长卷,从外边进来。

    我见多了世故,只需听这一声“绿艾”、“清河”的互称,我便洞悉了这二人之间暗自浮动的别样意思。单看绿艾的笑颜,也已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