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59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三)

第59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三)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我正要出门,教那男子抱着的长轴挡住了去路。

    “崔清河,几时画成了这样大一幅?”姚装池半是惊讶半是哂笑地上前帮手接下男子手里的画轴,“我这铺子小,搁不住你的大作。”

    那被唤作崔清河的年轻男子倒不恼,压弯了腰将画小心地递了出去,“姚伯莫打诨,这可不是我随意画得的。上头是我崔家的列祖列宗,烟熏得久了,色彩尽坏。”

    长轴被慢慢地展开,可不就是祖宗画像么。姚装池与绿艾都不做声了,一个蹙眉,一个抱手,铺子里霎时肃穆起来。我忍不住探头张望,那画像有些地方乌漆墨黑,早就难辨颜色,想要复原,只怕不是易事。

    我的脚步已挪到了铺子门口,冷不丁听见姚装池冒出一句:“去将茜素喊来,让你姊姊瞧瞧可还能修。”

    绿艾的孪生姊姊,是唤茜素么?方才绿艾说她们姊妹生得难辨,我脚下磨蹭了一会儿,极想见见。

    说来也巧得很,姚装池命绿艾去唤茜素出来,一转脸他便瞧见了我,在我身后迟疑地问道:“这位可是朱心堂的阿心姑娘?”

    我回身向他行了个礼,他便撇下崔清河,来同我道谢。“前些日子不慎伤了手,多亏了朱心堂的创药,要不是这药效用好,眼下这阵子,怕是做不得活计了。”

    “区区几包药罢了,也值姚装池来谢。”我学着师傅惯常的样子,笑答了他的谢意。

    他迟疑了一息,脸上堆起笑,我一瞧便懂,他必是还有难事要求,又知晓朱心堂并非什么病症都肯瞧的。我向他一笑,给了他些许鼓励。

    果不其然,他下定了决心:“我那茜素,便是绿艾的阿姊,常年作画,伤了眼睛。不定什么时候,阿心姑娘若得了空,替她瞧上一回,不知……”

    “阿爹。”细柔的一声唤,蓦地打断了姚装池未完的请求。

    我与姚装池一同扭过头去,但见绿艾身后跟着一名与她生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只是同绿艾的爽脆迥然不同,那女子步履谨慎,说话声倒还一样,可她的声音听来绵弱低哑,显见是中气不足。

    绿艾抢在她前头,朝我眨了眨眼,笑道:“才刚同你说起我阿姊,这便来了,你来辨辨,可辨得明白?”

    姚装池唬了唬脸,指着绿艾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去去,莫在跟前笑闹,教茜素瞧瞧崔清河的祖宗挂像,可还能修。”

    绿艾答应了一声,便引了茜素去应付崔清河,临去还冲我扮了个鬼脸,挑眉一笑。

    我忍俊暗忖,这对双生子虽说样貌一致,性子却相去甚远,这倒是稀奇。

    “阿心姑娘?”姚装池还等着我答话,不禁又催问了一遍。“如何?”

    我不好擅替师傅拿主意,但就我自己而言,还是很愿意替茜素瞧眼睛的,遂回道:“姚装池若不嫌阿心医技粗浅,阿心愿意试上一试,只是师傅在堂上,我便不敢拿大随意替人看诊,还须归去禀明了师傅才是。”

    姚装池很是高兴,直搓手掌:“那是,那是,便劳阿心姑娘多费心了。”

    日影移动,我疑心酉时将至,怕赶不上闭店门,又要招惹来那些麻烦,便匆匆辞过姚装池,自回茱萸巷不提。

    回至朱心堂,我脑子总撇不去茜素所绘的那幅很不一样的《女史箴图》,画中的人仿佛皆是活的,各自怀着各自的想法,过着各自的日子。

    我忍不住又去库房将那幅画像翻了出来,点了灯仔细地揣摩那画像上修补过的眼睛,越看心里头越是觉得茜素的画技了得,那双眼教她画得眸光流动,鲜活似真。怨不得师傅看了之后也说修得比他画得更好。

    过了些日子,暑气大盛,人都不愿走动,纵是有些不舒服,能熬着也就熬着了,免得出来中了暑气,愈发不好。铺子里因此得了空,我尚且记得答应了姚装池的话,向师傅回禀了一声,便背着医笥去姚装池替茜素瞧眼睛。

    姚装池见我果然来,自然很是高兴,忙吩咐绿艾将我引去后院。与前头的热闹很不同,铺子后头很大,素朴陈旧却不失精巧,弯弯绕绕的长曲径,还有扶疏的草木将后院与前堂的嘈杂隔开。跟着绿艾穿行在绿苔斑驳的抄手游廊中时,我甚至还能听见鸟雀啁啾。

    “绿艾,你家园子真好。”我不禁赞道,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坏了这一园子的静谧。

    绿艾却浑不在意,依然笑得脆朗,“园子旧了,哪里还好看了。这宅子原也是大门户,祖上置下的,只是慢慢败了下来,到我阿祖这一辈儿,便写不得字儿画不得画儿了,又不肯舍弃诗书世家的体面,思来想去,只有装池这一行,还能入眼,也能糊口。”

    说话间穿出了游廊,到了屋前。旧式的木结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上木台阶前须得脱了鞋。一只碧绿眼睛的玳瑁杂色大猫懒洋洋地蜷缩在木阶边,听见有人来,警觉地抬头瞥了我一眼,又懒懒地躺下。与绿艾生的一模一样的茜素和姚母一同在木廊上坐着,果然有大家风仪。

    “绿艾,阿心姑娘才来,你胡乱瞎扯那些话,也不怕失了礼数教人家笑话。”姚母端坐廊上,蹙眉低声责道。

    绿艾大大咧咧的撇撇嘴:“什么瞎扯,本就是这样。”

    我站在木阶下向姚母屈膝作礼:“姚家婶子莫怪,绿艾性子爽快,咱们随意惯了的,并没什么失礼一说。”

    姚母冲我蔼然一笑,招手道:“好孩子,快上来坐。”

    待了脱了鞋,上得木阶才看见一直一声不吭地坐着的茜素,正在补画,细一瞧,正是那日崔清河拿来的祖宗挂像。她补得极其认真,绿艾与姚母半真半假的两句拌嘴、我与姚母的客套寒暄,全不入她的耳。

    姚母轻唤了两声“茜素”,也未能唤得她抬头瞧一眼,还是绿艾爽脆的一声“阿姊”,方才得了她的抬头注目。自然,绿艾的这一声又惹得姚母眉心一聚,投去不满的一瞥。

    我心里笑笑,这位姚家婶子一定是喜爱茜素更多一些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