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60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四)

第60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四)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茜素如梦初醒,她似乎是不善言辞,不知该要如何应对我,目光左右飘忽了一阵,终只是腼腆地朝我微微一笑。

    我知她为难,便不多赘礼,简单向她说了来意,便凑近去诊看她的眼睛。

    茜素的眼睛倒不难诊治,只是寻常劳费过度,她的目珠在眼眶子里头微微突出,不细瞧不能察,一只瞳仁边有极微的一块儿黑斑,亦是用眼过费所致。

    “茜素姑娘望远时,时常视物模糊不能明辨罢?”我退开身问道。

    茜素点点头,“就是为了这个缘故,画远物总也不得劲儿。”

    我了然地笑了笑,一面打开医笥取出针囊,宽慰道:“并不难治,下几次针便能见效。但自此画作不可太过劳累,描描画画的最是伤眼。”

    对于我的劝告茜素并不放心上,只顾着问我:“治好了便能望清楚远物了么?”

    我一手搭盖住她的双眼,一手将一枚细针轻轻捻入她的睛明穴,“治好了再画罢。”

    茜素闭目静坐着,睛明、承泣、风池上扎着针,她一手慢慢摸索至身前的画像,向绿艾招手:“绿艾,你来。崔家的祖像已修补妥了,你拿去收好,阿爹说他今日来取的。”

    绿艾上前收起了硕大的卷轴。茜素淡淡道:“你去同阿爹说,不必收他钱。”

    绿艾讶异地咧了咧嘴,仿佛自语道:“阿姊从不关心生意上的事,今日怎的操起这份心来了?”说完也不必人回答,抱着卷轴就往前头去了。

    我因等着替她醒针拔针,枯坐无趣,顺口笑道:“上回替我补画像时,姚装池也不肯收钱,这装池的买卖要是这样做下去,可怎生得了。”

    姚母跟着笑了几声,替我斟了一盏凉茶:“茜素这孩子性子虽冷僻些,却是个极好的,替人修葺字画,若偶遇着投缘的,便不肯收人钱财。”

    这是真心实意地喜爱字画呀,不怨她能画出那样别致的《女史箴图》来,我暗自赞叹。怀才之人遇着佳品自是会生出惺惺相惜之感来,不肯收钱也在理,然而一副挂在祠堂里的俗常的祖宗画像,我却看不出哪里能引得才华横溢的茜素为之倾心的。

    我自暗忖,茜素忽然伸过手,在我膝上轻轻一碰:“阿心姑娘,上回修补姑娘的画像,我因心中喜爱,擅自在瞳仁里添了一笔,好使姑娘的双目看来更具神韵,想来绿艾一时也顾不到同姑娘说,还望不怪。”

    我陡然一怔,绿艾说那画像看起来并不像我,虽然吴甲说那就是我,可连我自己也不能肯定,偏在茜素这儿,她连问都不问,一口咬定那就是我的画像。

    “你说……那画像中人,同我像是不像?”我犹豫了一息,还是不确定地问道。

    茜素掩口笑起来:“阿心姑娘说笑了,那画像中人不就是你么,何来像与不像之说。”

    我心中惊讶,却也舒坦。我知道她画技精湛出神,能得她肯定,我心里若隐若现的那点酸意,便算是消散了。师傅画的并非别的什么女子,真就是我呢。

    不多时,我将茜素脸上的针一一收去。她睁眼向四周打量了一圈,说是清明了不少,但仍不能远视。这针扎一次并不能立时见奇效的,我同她说定了下回扎针的日子,她说要到前头去禀明她父亲,也好教他安心。我正也要告辞,便背起医笥,与她一同往前头去。

    玳瑁大猫“噗”地一下跃下地,跟在茜素的脚边,与我们同行。一路默然无话,穿过抄手游廊走到铺子时,正听见有人在高议《女史箴图》。

    “这面目的仕女,哪有半分魏晋风骨。”有人不屑道。

    我觉得尴尬,瞥一眼身边的茜素,她倒是坦然,索性停了步,在后头听着那些评议。

    “画工可算得上是精巧,只是仕女的样貌上,仿得还差些。”有个老成的声音中肯地评道。

    “哪里是差一些,分明是不会描临,你看看,这冯婕妤,面目粗俗竟似街巷中的妇人。再看看这对镜束发的美人,也只画得样貌平平。”这是起先不屑的那一位。

    “临摹本就是各花入个眼,公子若是不喜,纵然请了原作来画,也未见得讨喜。”绿艾的脆声夹在里头,不能开罪来客,也不甘阿姊的画作受辱。

    “如今世道媚俗,随便什么人拿了支画笔,就敢来临画圣的名作。把个好端端的西施,硬是临成了效颦的东施,唐突美人吶。”这位的言辞显然尖酸刻薄。

    我一偏头,只见茜素眉尖紧蹙,满脸落寞,腰肢绷得紧紧,固执地守护着她的傲气。我听不过去,可又不懂画,便想劝慰茜素两句。

    才要开腔,铺子里又传来了一句,把我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仁兄这句‘唐突美人’用得实在好,竟是与在下想到一块儿去了。”

    “崔清河,你说什么呐。”绿艾脆亮地爆出一嗓子。

    可惜她这一声并未得到回应,崔清河紧接着道:“画圣画美人,仅他笔下的才是真美人,后人临摹,不论临得多像,总不是画圣所画的那位美人。且各人有各人的眼光见地,将各自的情趣加诸于美人,再加上下笔技拙,早就将美人唐突得无以复加。”

    铺子里一时寂静,无人应答。

    “可见,不论什么人来临,临得多逼真,皆是自以为是,唐突名作。”他斩钉截铁地强调。

    “崔兄也是爱画之人,何出此言?”铺子里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来驳他,“照崔兄这话,前人佳作,再不该临了?”

    一时又哄闹起来,大致都在起哄,追问崔清河如何说。

    崔清河清了清嗓子,压过喧哗道:“倘若喜欢,临便临了,左右都是呆板无趣的拓印之作,何须多顾?”

    那人不依不饶:“那崔兄倒是说说,怎样才算临得好?”

    铺子里又是一阵哄笑。我转过头来看茜素,她的双眉不知何时已复平,落寞不再,换了一脸期许。

    前头崔清河字字句句铮铮道:“临摹的优劣,在神不在形。形似,不过是无趣的反复,神在,乃算得上是领会。诸位请看这画中的冯媛,面貌虽是粗鄙,可她眼里的无畏与着紧,较之画圣的冯婕妤,可少了一分?”

    缄默了几息,有人“啧啧”称是。

    他又道:“诸位再看对镜梳妆的女子,诸位只见她样貌平平,可知她内里锦绣?若观画者只见一名寻常眉目的女子,岂不辜负了画圣‘人先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的教诲?敢称爱画?”

    我身后脚步声骤起,扭脸望去,只见茜素掉头便走,朝后院疾步离去,玳瑁大猫亦步亦趋,竖着尾巴紧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