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66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十)

第66章 巫山绢与阿魏散(十)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正说着话,屋外院子里“咣当”一声脆响,我们三人一同向敞开的屋门望出去。

    一脸紧张无措的老仆妇蹲在院子当中,收拾着一地的杯盏残片,红漆托盘也撇在了地下。原是要来奉茶的仆妇不慎滑了手,打了杯盏。我定睛瞧了一眼碎瓷片,是一套绘了童子嬉戏图的新杯盏。

    崔家果然是落败的高门,连家仆也只剩了这么一个老妇,看她拾残瓷片的手指都在微微抖动,估摸着年纪怎么也得在花甲之上了。

    “阿嬷仔细手。”绿艾走到门边吩咐道:“这套万壑松涛既残了,便莫再拿出来待客了,换一套罢。”

    老仆点点头,又抬头茫然地呆了呆。岂止是老仆,连我也不由一怔:碎在地下的瓷盏分明是童子像的,怎就是万壑松涛了?难不成绿艾她瞧不见?

    我心里忽然蹿出了一个荒诞的疑惑,虽知不太可能,却按不下那点疑惑。

    老仆收拾了地下的瓷片,装了一木盘,蹒跚着走开,绿艾重新回到屋内,向我和师傅抱歉地欠了欠身:“本该要奉茶的,可这……”

    “不必费事,崔公子的药已送到,我师傅也已诊过脉,咱们便不久留了。”我暗暗地轻扯了一下师傅的衣袖,率先站起了身。

    “啊,对了。”我在自己脑侧轻拍了两下:“上回拿去姚装池修的那副画像,修葺之后,见过的人都说很像我呢,都打听着是哪家修的。”

    绿艾的眼睛眨动了一下,抿了抿唇:“并非铺子里修得好,而是那画中人本就是阿心姑娘呀,自然是像的了。”

    我陡然就紧张起来,之前的疑惑刹那成了恐惧,连医笥也忘了带上,便拉着师傅要往外去。

    师傅岂能感知不到我的失魂落魄,他的手隐在袖中,不轻不重地在我的手上握了一把。我受到师傅这一握,镇定下来,管住了自己忍耐不住要往外迈的步子,回到崔清河身旁,收拾了医笥。

    那边绿艾在挽留吃茶,师傅客气地推辞:“恐铺子里无人照应,若再有个急症的,也耽搁不起。茶便留待崔郎康健了,再来叨扰。”

    绿艾不再执意留客,但非要送到影壁外的大门口。我抱着医笥垂头紧跟在师傅身旁,连瞧也不敢多瞧绿艾一眼。

    直到出了崔家所在的街巷,穿过络绎热闹的市集,茱萸巷的石牌坊在远处隐约可见了,我方才深长地出了口气,一把拽住师傅的袍袖。

    我异于常态的惊慌早在崔家时,师傅便已觉察,但这一路他都未追问过,只待我自己压制了心内的惶遽,缓了神来同他道明。

    “师傅,绿艾……她不是绿艾。”我紧握着师傅的衣袖,做着最大胆的推想。

    师傅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仿佛我这梦呓似的胡话并未教他有过多的吃惊。“哦?不是绿艾,还能是谁?”

    “师傅,你有所不知。”我四下打量了几眼,生怕来往的人之中有与姚装池相识的。“绿艾什么性子,我很是知道,此时在崔家的那个,周到有礼、说话谨慎、讲究洁净,决计不是绿艾平素的习惯。绿艾不会称我‘阿心姑娘’,不会要脱了鞋靴才能进屋,不会因瞧不清远处的物什,错将童子图样的杯盏认成万壑松涛图纹样……”

    我一口气将那些积压在心底的奇怪之处全说了出来,稍一犹豫,又补充道:“另有,咱们铺子里的那幅画像,绿艾始终说画中人同我不像,此时又怎会说画的是我?一口认定画中人就是我的,只有一人……”

    我咬了咬牙,明知不可能还是豁出去了:“那人是,茜素。”

    这回师傅倒是有了些惊诧:“茜素投了钱塘江,那日还是你回来说的。”

    “茜素是投江了不错,那字条亦是我亲眼所见。”我点点头,一时又猛摇了几下头:“那些作为,那眼里透出的拘谨,太像茜素。不不,不是像,那就是茜素。她二人虽是生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子,但我能辨出茜素和绿艾。”

    师傅闭着眼思索了一阵,缓缓道:“倘若,崔家的那个是茜素,那么,绿艾此刻在何处?”

    我心头一凉,顿如小鼓乱擂,一下比一下沉重。

    师傅倏地睁开眼,一把接过我怀里抱着的医笥,一手提着,另一手抓起我的腕子:“快走,回铺子里说话。”

    我懵头懵脑地被拽着疾步穿过来往的人群,一眨眼便过了茱萸巷的坊门,没几步,朱心堂的乌底金字匾额就在跟前了。

    一进门,师傅便将医笥甩在一旁,在柜台后头密密匝匝的药屉中火急火燎地翻找。也不知开了多少个药屉,有的里头是草药,有的里头是书册,有些则是铺子里收藏的灵器异物,可显然它们都不是师傅要找的东西。

    “师傅找什么?”我忍不住靠上柜台探问道。

    师傅若有所思地将打开的药屉一个一个推回去,陡然回身问我:“你可是赠过绢帛予姚装池?”

    “赠过呀。”师傅问得好生奇怪,迎来送往的事他向来不过问,这么一桩过去许久的小事,怎就翻出来问了。“姚装池忙里抽空先替咱们修补了画像,我过意不去,随手赠了绿艾些牛髓膏,并铺子里现有的几块绢帛,师傅不用,我也不会画,就这么放着难免要发黄,糟蹋了……”

    师傅的面色越来越沉,他一向淡定,泰山崩于前却闲庭信步,眼下显现出的凝重教我心里直发慌:“是牛髓膏赠得不对,还是绢帛?那时问过师傅,师傅并没说有甚不妥呀。”

    “那绢帛,是在何处取的?”一提绢帛,师傅的眉头立时就拧到了一处。

    隔了有些日子了,我记得不甚清楚,依稀记得当时师傅随手指了个地方,便指了予他看。“依照师傅的吩咐,在那边药屉里取的。”

    师傅顺着我指的方向,快步过去打开了一个药屉,我跟去探头一瞧,里头空空荡荡。“对,对,就是这个药屉。”

    师傅冲着空空的药屉颓然叹了口气,转身向我苦笑笑:“是为师的错,那日多贪了两杯少康酒,糊里糊涂就将巫山绢让你带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