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76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二)

第76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二)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啊?”我的这一声惊呼,相较于方才那低低的一声,高了许多。师父并不理会,只吩咐道:“阿心,快收拾医笥。”转身便绕进柜台里忙碌开。

    我虽遵照了师父的吩咐,快手快脚地收拾出了医笥,可心里却满是嘀咕:都这个时辰了,纵然要出诊,待明日不成么?这个劳什子的王村,听也不曾听过,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病症,那自称是里正的王满,八成是个疯的,师父怎就信他了?

    我收拾妥了医笥,师父在柜台里的那一通忙也完结了,他手里提了两个囊袋转出来,却没有将囊袋递给我,自己收了起来。

    吴甲从后院出来,看着我们像是要出诊的模样,粗声问道:“朱先生,酉时到了,铺子可要上板?”

    师父请王满在前头带路,领着我走出朱心堂的大门,回头向吴甲道:“上板,酉时了,总是要闭门的。”

    外头的冷雨还在下着,师父在我头顶撑起一柄伞,跟着前头撑着破油纸伞的王满走了出去。

    深秋的雨水打在脸上身上并不好受,师父又高出我不止一头,伞在他手中离我的头顶就更远了,稍有风吹过,凉凉的雨水便毫不客气地打在我的脸上。我抱着医笥不由打了个寒噤,心里唉声叹气:城郊可不近,又湿淋淋冷凄凄地下着雨,真不知什么时辰能走到。

    走了一会儿,天色暗下里,似乎再没有雨水打到我身上,我还以为雨停了,抬头一看才知,师父将伞斜斜地倾向我这边,将我整个人罩在了伞下,挡去了雨丝。我忧心师父另一边的肩头遭雨淋,便悄然靠了过去,与他贴得更近些。

    大约是丰沛的水汽加重了空气中氤氲的气味,我的鼻端尽是方才在铺子里吃的桂子酒的香气,与师父身上常有的药气融在一处,我立时就被那酒气与药气熏住了,走着走着就觉得晕晕乎乎,双颊绯红。

    出城的时候正逢城楼武侯要闭城门,那轮值的武侯不拦王满,反倒将师父拦下,盘问这么晚出城作甚。师父指了指我怀里抱着的医笥解释道:“城外有急诊,不敢耽误。”

    武侯将我与师父反复打量,到底还没到闭城的时辰,终是挥手放行。王满在城门外不远处等着我们,见我们出来,也不说二话,急急赶赶地又上路了。

    “师父。”我拉了拉师父的衣袖,轻声问道:“城门下钥了,咱们夜里还怎么回来?”

    “师父在呢,怕什么。”师父随意地笑道,他温热的鼻息拂过我的头顶,又惹起我一阵心悸,慌忙低下头,看着脚下溅起的泥水。

    出了城门,路上一片泥泞,雨夜里无月光,眼前漆黑,路径难辨,那王满竟也无需提灯来照路,熟门熟路地在前头带路。说来奇怪,我反倒觉着走得较方才轻松了不少。不多时,远处一片黑沉的雨雾中现出几点光亮。

    王满回头向师父道:“朱先生一路受累,这就要到地方了。”

    我打眼望了望四周,除了黑,还是黑,不免疑心他领错了路,可再望望远处,幽幽灯火确实越来越多。我心里暗道:这小村端的是奇怪,安置在这荒郊野外,前无路后无镇,不知村民如何过活。

    再走一段,穿过一片低矮却茂密的灌木丛,一大片空地忽从黑暗中现出来,空地后头隐约有个牌坊,在暗色中模糊不清。

    这村子出奇地安静,夜里来了陌生人,连声狗吠都不闻,我心里无端忐忑起来,但因师父就在身旁,倒也不畏惧。

    “到了,到了。”王满舒了口气,领着我们穿过牌坊,走进村子。

    我不知时辰,但进了村子发现每户人家都亮着灯,比照着天色,约莫总在戌时与亥时之间罢。一路走过,若是遇着村民,便警惕地打量着我们,也不来问话。我若是多瞧了谁两眼,那人便移开目光,低头找些事在手里忙。

    走过一户人家时,屋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唬得我一把搂住师父的胳膊。

    “朱先生听见没?”王满停下步子,隔着院子指向那传出惨叫的屋子,“这家有人犯腹痛的毛病了,痛起来便是这般情形。”他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又习以为常地领着我们走开。

    我心头一紧,怜悯顿生。方才在路上我还因天晚路远带了些怨气,此时又是惊异又是同情,那点怨气早就没了。

    王满将我们带到一个大院子跟前,郑重地打开院门:“这是咱们王村的祠堂。”

    他带着我们从祠堂大门前过,却没进去,走过祠堂,到了东边的一间厢房跟前,“这村里最好的屋子就属这一间了,委屈朱先生和这位姑娘将就一晚,明日白天再瞧病。”

    说着他将屋门打开,屋子里涌出一股冷风,还有些许霉味儿。我站在门前有些踌躇,王满率先进了屋,将屋里的灯一盏盏点起。

    师父抬脚进了屋,似乎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一怔的功夫,便落单在了门外,心里发慌,赶忙进屋紧跟上师父,半步都不敢落下。

    “这屋子虽然许久不住人,但因是祖居,一直有人洒扫收拾。”王满说着在桌上摸了一把,翻手看看手指,满意道:“简陋了些,但还算干净,朱先生莫嫌。”

    师父端起笑脸:“哪里的话,王里正客气了。”

    师父的话音刚落,外头远远地又传来一声嚎呼,隔得很远,故声响不大,但也穿透了夜色,传到了此处。我瞧了瞧师父,师父仿佛也正凝神侧耳。

    “我家就在近旁,朱先生先歇歇脚,我去备些饭食来。”王满好像并不愿与我们一同听那哀嚎,匆匆关照了一句,便出了屋子,顺手替我们将屋门阖上。

    “师父,这地方,好生古怪。”我挨近师父,小声道。

    “骇怕?”师父睨了我一眼,唇角半含了嘲笑:“瞧你那点子出息,可莫要在外人跟前露怯,丢了为师的脸面。”

    我心中不服,但确实有些惶遽也不假,便咬唇不语。

    师父借着灯烛侧头端详了我几眼,笑道:“罢了罢了,师父在呢,怕甚?况且,这世上还有比朱心堂更古怪的地方么,此地算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