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79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五)

第79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五)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师父总笑我嗜酒,我想他这话大抵是不错了,几大口桂子酒落肚,再有火塘里暖融融的火光,整个人便松缓了下来。

    一场突如其来又毫无缘由的悲伤仿佛耗尽了我的气力,吃了桂子酒之后,我是如何睡着的也不知晓,醒来时火塘的火已熄灭,外头大亮。我身上盖着师父的外袍,独自蜷缩在睡榻边沿,却不见师父踪影,门外却有人在说话。

    我起身走到门前,是师父的声音,同他说话的,似乎是个少年。

    但闻师父在问他读些什么书,那少年的应答听起来很懂礼数,不似寻常的乡野村民,所读所学的,倒也寻常,无非是诗书中庸那一套。

    “村里也有书塾么?”师父在问。

    “没有。”少年闷声回道:“平日里是阿翁在教书,跟着学的不过是村里三五个小儿郎,阿翁说,咱们这村子里如今艰难,可书总是要念的,待将来情形好转了,还该要走仕途才是正经。”

    “身在村野,难得有这样的志向,阿翁是?”师父赞了一句,便问他阿翁是哪一位。

    “便是昨日请先生来的里正。”

    哦,原来是王满的孙儿,二英的兄长罢。我见过的各色人物当真是不少,多少还有些辨认的本事,这少年的口吻心性,听起来怎么都不像是农人之后,若要将他同临安城里的那些大家子弟相较,只怕也不逊色呢。

    听到此处,我的好奇心不禁被勾了起来,想看一看那身在乡野却志向远大的少年。

    “师父。”我推门出去,打断了师父与少年的聊谈。

    少年见我出来,端端正正地向我作了个揖:“阿心姊姊,大英有礼了。”

    果然是知书识礼的,我忙回了平礼,他直起身时,我恰能看见他的面貌,果真不似一般的村野少年,眉目与二英有些相似,同她一样面色苍白,不见血色,身形单薄,这更显得他好似城里书塾里的学子,而非农人家的孩子。

    “醒了?”师父冲我一笑,我恐他说起昨夜我吃多了桂子酒,昏昏睡去的事,不免又要嘲笑一番,便极主动自觉地问道:“师父可要出诊?我去拿医笥。”

    “阿心姊姊不必忙。”那少年先答了话:“阿翁嘱我来告知朱先生,因大伙儿都畏光,白日里行动多有不便,须得待到日暮时分方才能过来看诊。故白天便请先生自便。”

    我望了望天,天边的朝云果然一团火红,日头在云彩后蓄势待发,随时喷薄。昨夜的雨歇住了,今日将是个晴好明朗的天气。

    “请王里正放心,不必劳神,我就在此等着起暮便是了。”师父礼貌地颔首应承,脸上稍一犹豫,突然看了看我,同大英道:“说来惭愧,我这徒儿,打小身子骨弱些,又教我养娇了,时常用些外食便要伤了脾胃,因此饮食上格外小心。吃食咱们出门向来是自带惯了的,也不敢教她吃旁的,因此……咱们师徒的饭食,就不必劳烦王里正另备了,也怪麻烦的。”

    大英一愣,还是答应了下来,向我们又作了个揖礼,拿起墙边靠着的一柄伞,撑起伞小心翼翼地避着几丝迫不及待率先挤破云彩的阳光,穿过偌大的院子自回家去了。

    我和师父站在门前屋檐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心里直犯嘀咕:不知师父什么打算,左右又拿我做盾,不吃人家备的饭食,难不成咱们要一直饿着肚子么?又一想到今夜恐怕也回不去,还得在这怪异的地方呆上一夜,我心里就不大受用,低声抱怨道:“什么古怪的毛病……”

    “阿心觉着古怪?”师父没头没脑地问道,不等我答,又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起来:“来找咱们朱心堂的,不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病症么?寻常病症,寻常医家就治得了,何须求到咱们这儿来?”

    我无言以对,撇了撇嘴,将呼之欲出的牢骚压了下去,暗自腹诽:病症奇怪倒还罢了,偏还将我绕了进去,平白无故地伤怀了一场,还不知是为何。

    “走罢,日头落下前是无事可做了,咱们索性便在这村子里走走,瞧一瞧这村子究竟有多少古怪。”师父在我的肩膀上带了一把,催着满心不情愿的我往前走了几步。

    出了院子,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我。“快吃,莫要放凉了,白费了师父替你捂了一早上。”

    我接过纸包,捧在手里果然是热乎乎的,掀开纸包,原来是一块甜糕。“师父,你几时去买的糕?”我咬了一口还冒着热气的甜糕,好奇地问道。

    “就在你宿醉未醒的时候。”师父唇角扬了扬,面上浮起了揶揄。

    我赶紧低头咬了一大口甜糕,一面低头走路,一面认真地吃糕。

    待我将这块糕都吃尽了,也没有在路上碰见一人。我与师父走在空荡荡的村子里,好似走在一个荒弃许久的村庄中,杳无人气。说此地是村庄,也不太像,但凡能聚成一个村落,必定是有农桑兴盛的,倘若没地可种,村庄自然也就散了,各自讨生活去了。

    可这个王村,村前村后的,未见一片有作物的田地。连得村民的屋前屋后,也不见有日常自用的瓜菜种着。

    我悄声将这个疑惑告知师父,师父思索了几息,点点头:“嗯,这也算是一个古怪之处。”

    及到午后,软绵绵的太阳光敛去了锋芒,很快就教厚厚的云层遮盖住,不到申时,就又飘洒起雨滴来。

    我与师父闲着,在祠堂大院前矮墙头上坐着说话,细雨丝一飘,整个村子果然就活泛过来。一扇扇紧闭的门户被打开,先前不见的那些村民,有好些已走出家门,好些人到祠堂大院外的井台打水,有的看到师父要过来寒暄两句,有的则只是腼腆地一笑,点头算是问候过。

    “王里正该来了。”师父闲闲地说道,好像看准了时辰等着他一般。

    话音才刚落,果然就望见王满从他家院子出来,沿着小路,急匆匆地向祠堂赶过来。

    师父轻轻一跃跳下矮墙头,顺势将我也接了下来,掸着袍子上的尘土同我道:“是时候了,取医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