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82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八)

第82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八)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这一句仿佛提醒了众人,各种挽留的话在厅堂内此起彼伏。

    方才师父说他们无病的时候,有些人即刻便说了疑心师父是庸医的话,眼下再无人提这话,他们如同深信自己身患怪疾一般,深信师父奇特的医术和他们从未见过的药材,能将他们从怪异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朱先生方才说咱们都没病,可先生也亲眼瞧见了我这孙女儿,碰着了日光会如何。倘若真没病,怎会教日光灼烧了?”王满恳切地求问道:“朱先生可是看我们穷困,怕拿不出像样的诊金?”

    且不论师父是否肯替他们瞧病,单他这话我听着就不太舒服,偏师父又不言语,我便按捺不住道:“王里正许是不知晓朱心堂的名声,但凡我师父肯治的,并不拘什么样的诊金药资,哪怕是汗巾子破碗,同金叶子也是一样的。但若无缘,金山当前,也是无法的。”

    “姊姊。”我身后的大桌上,才刚得治的二英虚虚地唤了我一声,“姊姊别走,二英到日头底下,只是想叫姊姊别走。”

    一众村民跟着哀求,说什么的都有,又是一片哄闹。

    师父向屋门口扬了扬下巴,无奈地叹道:“又是你无端起怜悯惹来的事。”

    我顺着他的指,往门口望去,门口的屋檐下,门内的门槛前,不知何时又挤进来不少人,男女老幼皆有。

    满屋子的人,连同屋外檐下的那些,在王满的带领下,齐齐地朝我与师父拜了下去,直跪了一地。我束手无策地望望师父,师父皱了皱眉头,轻声道:“本不想理会,可既是你惹出来的,为师却不能不理,少不得要替他们解一解难。”

    我听着心里高兴,却教师父抬手压了压我的肩膀,他附在我耳边道:“找不到这村里有什么异物,先莫要声张。”

    我突然就明白过味来,无病却有怪症,不就该是朱心堂的买卖么,如若不然,王满求到朱心堂来时,那么晚了,路途又远,师父怎还肯跟了他过来。我怎么将这个忽略了,只顾着一个劲儿地想他们究竟是有病还是无病。想来一清早师父带着我在村子里转悠,正是在寻觅祸害了村民们的器物,只是并未寻到。

    只听师父懒懒地向那些人道:“我说你们并无病症,偏你们都不肯信,拘我在此地又有何用。”

    他的口气依旧坚冷,王满从地下抬起头,好似抱了极大的决心,坚持道:“我知道这么做对不住朱先生,也知道朱先生必定能治咱们的病,我老了,死不足惜,更不惧替村里那些族人担一回恶名。先生若执意不肯替他们治病,我便只得对不住了,抵死也不能让朱先生和阿心姑娘离开这屋子。”

    他这番慷慨,鼓动了旁人,他们再次层层地将我和师父围了起来,虽没有恶意,但那股坚定的决心也教人发慌。

    我向外望了一眼,阳光正收起最后一丝光芒,沉入暮色中。

    王满亦向外望了望,显然他也注意到了天色。“横竖天色已晚了,暂且也走不了了,我送朱先生和阿心姑娘回屋去歇息,也请朱先生再斟酌斟酌,如何用药。”

    我忖度着他言下之意,太阳西落了,没了他们所畏惧的日光,全村的人,只要没有犯腹痛的,都能一齐将我和师父围堵在村子里,教我们无处可逃。

    师父抬了抬眉毛,摊手道:“这荒郊野地的,在下也无处可去,况且……”他向大桌上躺着的二英投去一望,“在下自认还有些医德,既收治了那女娃儿,自然是要将她治愈再走。纵然王里正不强留,今夜也是走不脱的。”

    王满没料师父会有这样的反应,反倒被呛住了,适才的一番舍了名节也要护住族人的激昂,便如同重重地挥了一拳却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一样,白费了气力。

    说来这王满的应对也算得机敏,他只稍稍一怔,便上前抱起了二英,恳切又不卑不亢道:“咱们这些苦命人,全要仰仗朱先生的医德了。”

    师父只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侧开身,好让抱着二英的王满走在头里。

    我们跟在他身后穿过祠堂大院,往一旁的厢房去,短短十来步,我已隐约听到了不知何处传来的哀嚎。天色将暗,定是有人腹痛率先犯了。

    到了屋里,师父请他将二英安置在睡榻上,王满似乎不甚放心他那小孙女儿,放上睡榻后瞧了又瞧。

    “王里正不必担忧,但凡我有半点儿恶意的,方才不救她便是了,又何苦费那番功夫。”师父这话说得好似软钩子,听得我心里暗暗叫好。倘若不是王满先对我师徒二人不义不敬,现下又何惧我们对他小孙女儿不利。

    果然那王满脸上僵僵地一笑:“朱先生多心了,我不是那意思……”

    师父似乎不愿听他那些说辞,挥手打断:“王里正便安心罢,二英有我徒儿照料着,错不了。”

    王满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尴尬地笑了笑,点着头告辞离去。

    我回到床榻边去看二英,她原本焦黑的手臂已然复原,我想将她的胳膊捧起仔细验看,可她却不愿意我碰触,好像还有些骇怕。兴许她教日光照射所伤时太过惊惧,我恐怕再吓着她,只得作罢,左右她并不呼痛,大约也好得差不多了。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村子里家家户户的灯火渐次亮了起来,与灯火一同到来的,还有隐隐约约,若有似无的惨呼。下半晌我还觉得这个村子里的人并他们的里正王满,都蛮不讲理,此刻又不禁同情他们每日要受这般磨折。

    师父在火塘里升起火来,将屋里的阴寒气驱散。二英目不转睛地盯着师父生火,从床榻上坐起身,又惊又呆:“阿心姊姊,怎的朱先生随手一指,火塘里就有火了呢?阿心姊姊的师父好生厉害。”

    我和师父都因她的童稚有趣笑了起来,师父的指尖又燃起一小团火苗,并让这小火苗在他的双手指尖不停转动,逗得二英惊呼连连,兴奋得使劲拍着手掌。“姊姊,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