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渡灵铺> 第85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十一)

第85章 蝉玉琀与红信石(十一)

书名:渡灵铺| 作者:桃圻|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也不知什么原因,众人都争先恐后的挤进祠堂。这祠堂虽说不算小,但一时挤进全村三十多口人,也未必都能容得下。

    院子里仍旧是摇晃震颤不断,地下狼藉一片,脚下的土地仿佛随时要裂开道大口子。既非地动,却也不知道究竟是何异状,我虽并不惧怕,总少不了提些小心。“师父,咱们也小心些才好。”

    师父并不以为然,任那地动山摇,他只安之若素:“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罢了。”

    他牵着二英,不慌不忙地迈出步子去。说来奇怪,我觉得他迈出去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和地面的摇晃作抗衡,每走过一步,地面都安定一分。起初我只当是自己的错觉,可待我们走到祠堂门前时,脚下真的已不再有震颤,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安定下来的不止是地面、房屋、树木,我站在祠堂外,清楚地听见里头惊恐的嘈杂突然安静了下来。

    在这份突如其来的宁静中,师父牵着二英,走入祠堂。刹那间,所有的目光都聚拢了过来,一时竟是无人言语,只是愕然地看着我们一步步走到祠堂屋子当中。

    还是王满最先醒悟过来,抑不住满脸的惊喜激动,颤抖着嗓音向众人高声道:“是朱先生,朱先生替咱们驱走了恶鬼!”

    众人陆续回醒过来,振奋欢喜,又吵吵囔囔哄闹成一片。我自暗想着,如此一来,他们许是更加认定了师父能替他们解了病痛,难免越发不依不饶。

    人群中挤出个妇人来,一头猛栽在师父脚下,泣道:“朱先生救救我儿,求先生快救救我儿。”

    我还没看清她的模样,一直教师父牵在手里的二英一下挣脱了师父的手,朝那妇人直扑过去,口里喊着“阿娘,阿娘”。

    “大英怎么了?”王满脸上才刚有了一些宽慰,转眼蓦地没了,蹲下身,急忙问向那妇人。“你快说,大英如何了?”

    那妇人抬起满布泪水的脸,惊慌失措道:“大英,教恶鬼带走了。”

    王满一言不发,一站起身便直直地朝后仰去,亏得师父手快,拽住了他的胳膊,近旁的人忙上前七手八脚地架扶住他。

    见不得日光、无休无止的每夜腹痛、恶鬼的不时侵扰、无端被抓走的少年……这个诡异的小村子深陷在绝望中,师父于他们,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透出的那一点光亮,哀告哭求,不绝于耳。

    师父摆了摆手,本想压下周遭的吵闹声,却丝毫不起作用。还是缓过气儿来的王满,艰难地抬起手,压住了乱哄哄的一片。

    人皆安静下来,只剩了大英二英的母亲,带着嘶哑的哭腔,絮絮叨叨:“救救我儿……救救我儿……”却也无人理会她。

    “诸位身上所谓的‘怪症’,要解倒并非什么难事,救回大英,也不在话下,只是有一桩……”师父停下说了一半的话,看向王满:“既能找到我朱心堂来,则朱心堂一贯的做派,想来王里正也该知晓。”

    王满点头不迭:“自然懂得。”

    “充作药资之物,不论是什么,但凡说定了,定要奉予我,绝无反悔。如若有违,恐要招致更大的祸事。王里正,可记清楚了?”或是觉着他答应得太草率,师父郑重向他又说了一回。

    王满向周遭众人探开手臂:“朱先生只管放心,我王满虽是一介田舍郎,也知晓要守信,况且当着我王村全族的人,正好有个见证。”

    诸人此时对师父是坚信不移,又托付了所有的希望,自然连连称是。

    我心里一动,这王满虽说是个里正,许是沾过些墨的,但能自称“田舍郎”,就显着十分膈应,这哪里是寻常乡野之人会用的词。

    眼下我也想知道师父会问他们讨要什么,故将王满听着别扭的措词暂先撂开不提,与祠堂内众人一样,专心致志地等着师父说出那件物事来。

    “如此甚好。”师父点着头,双眼望向祠堂外:“村中有一口井,我所要之物,就在那井中。你等且去打捞,待此物出井,便是诸位‘怪症’得解之时。”

    那些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摸不着边。我心里反倒释然,看来师父已找到了将这个小村子陷于困顿的器物,正是二英不慎掉落井中的那枚好看的石头。蝉形的荆山玉,却不知是个什么来历。

    我的好奇并不必村民们少半分,只等着谜底揭晓的那一刻,而依着师父惯常的性子,是绝不肯先道破的。

    村民们滞了几息,因此刻已入夜,间或有人腹痛大作,突然怪叫蜷缩,这动静将众人惊醒,王满迅速地指点了几个看起来身强体健,并腹痛未发作的,“快去取绳索竹竿等物,速速去井边打捞,不拘是什么,捞上来的只管送来祠堂,以供朱先生择选。”

    当下就有人依照吩咐,匆忙地从祠堂出去。另有一些未被指派的,也跟着一同出去帮手。祠堂内剩下的,不过是些老弱妇孺,及正同剧烈腹痛抵力相抗的。

    王满将祠堂内的情形扫看了一眼,哀声长叹,恭恭敬敬地向师父行了揖礼:“我这里正做得是惭愧难当,委实无力护我族人周全,这一遭,还全赖朱先生慈悲,我做不了旁的,只有替他们深谢过先生,万死难报。”

    我在一旁听着他这番话,不禁又忆起方才他自称“田舍郎”的话来,才刚这几句话,就愈发不像乡野村夫能说得出口的了。我不禁又打量了他几眼,除却面色苍白了些,穿戴样貌上看,并瞧不出与寻常乡人有什么不同。究竟哪里不对,我也说不上来。

    师父似乎丝毫未留意到其中的异样,如常地面含微笑,承诺道:“我既应承下了,自是有十分的把握,但望王里正也记得应诺过我的话。”

    王满再三答应,师父便缄了口,带着一脸意味不明的浅笑,静候去井边打捞的人回来。

    二英在一旁拉了拉师父的衣裳,细声细气地问道:“朱先生真的能治好大家么?能将我阿兄救回来么?”

    师父摸了摸她的头顶,“二英不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