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想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压力是不存在的,但是很遗憾,现在还没到可以休息的时候,距离我们的施法者们发威还有一点点时间,我会用三十秒钟进行点名以及一些安排,请大家配合。”

    墨檀往前走了几步,对那些此时此刻因为治疗者们的爆发而压力骤减的最前沿战士们朗声道:“杰拉德、琳娜、莱杰特、康诺利、纳佩尔,离开你们现在的位置,在我身边结成环形阵,换个方式说就是围成一个圈,现在。”

    五个虽然能听到墨檀声音却分布在防线不同地点的近战职业者愣了一下,其中有几个甚至都没有和这位年轻的指挥官见过面,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在短暂走神后飞快地离开自己当前所在的位置跑到墨檀身边,尽管并不熟悉,但这些人之前都间接受到过一次或数次联合部队总部的即时指挥,也很清楚那些精确、高效且救过不知道多少人的命令都是面前这位年轻牧师下达的,虽然他看起来只是个面相很亲切的毛头小子,既不从容又没气势,但却毋庸置疑的值得信赖。

    “帕特里克、迪伦、丹尼斯,组个三角在我们六个人前面,迪伦在前。”

    不远处的三人出列,墨檀简单直接的命令非常好理解,他们从离开战线到变成环形阵前的箭头这一过程非常迅速,毫不拖泥带水。

    “彼得、扎克、多米尼克,过来我们左后方排个三角,多米尼克在外。”

    不帅气、不专业的命令被毫不犹豫地执行,这里没有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军团战士,对于这些最多只经历过五人小队的低阶佣兵与冒险者而言,这种平白直板的说辞反而更容易被理解与执行。

    “特拉维斯、皮多克、克劳丝,过来我们右后方排个三角,克劳丝在外。”

    墨檀在做完最后的布置后轻呼了一口气,然后很作弊地瞥了一眼系统时间,举起了自己紧握着十字架的右手:“还有七秒。”

    这时后方的大部分施法者都已经停止了攻击,肉眼难辨的能量正在他们周围汇集,有人举起了法杖或宝珠、有人沟通着契约恶魔与暗影之力、有人倾听着元素之灵的回响……

    最后,伴随着墨檀高举在半空中的手臂重重挥下,面前那片突变者最密集的地方转瞬间便被淹没了,被轰然炸响的爆炎火球、被从天而降的雷云风暴、被拔地而起的涌动沙刺、被横扫而过的冰霜脉冲、被惊声尖笑的自爆小鬼……总而言之就是被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特效给淹没了。

    尽管这些施法者里水准最高的也仅仅只是中阶而已,但‘施法者’这三个字本身就不怎么讲道理,与战士、骑士、盗贼这种锤炼肉体实打实循环渐进的职业不同,法师、术士等职业晋级难度更高,但相应的,后者在很多时候往往能够爆发出远超于自身极限的力量,简单解释一下的话,通常情况下一个中阶剑师在拼命时最多能够爆发出百分之一百二到一百八的战斗力,而且还得是以透支为代价才能爆的出来,而同样是一个级别的施法者,一个中阶法师在拼命时至少能够爆发出百分之三百的战斗力,如果方法得当的话甚至还可能不用透支,这就是差别……

    说得更直观一点,一个15级、善用剑、主修单手武器专精的战士玩家最多只能掌握【幻剑舞】、【一闪】等技能,就算累死也绝对不可能学会二十级剑士才能掌握的【剑刃风暴】,但同样是15级,一个智力值较高、火焰学派专精等级也很高的法师玩家却足以达到【爆炎火球】的学习标准,而从理论上来说,【剑刃风暴】和【爆炎火球】可都是标准的中阶技能,但前者低阶战士(20级以下)却学不到,后者却能被一个法师学徒所掌握。

    公平吗?

    说公平也公平,毕竟在同阶竞技中,战士也好盗贼也好都能够被法师放很长时间风筝而不死,而法师只要被前者贴到身基本就凉一半了。

    说不公平也不公平,在很多情况下一个高阶施法者能秒掉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同阶敌人,而物理职业者则几乎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反正无罪大陆里的所有法师公会大厅里都有着这么一句话——

    【法师,哪怕是再蹩脚再愚蠢的法师,只要是法师就行了】

    其它施法职业倒是比较矜持一些,不过这句话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

    十几秒后,当那肆虐的魔力风暴终于停歇时,墨檀之前标记出来的那块区域已经彻底‘干净’了,比牙牙舔过的盘子还干净。

    尤其是最后几秒钟的时候,几个吟唱时间长了点儿的施法者见那地方已经彻底干净了,就随便把自己那已经成型的攻击甩到突变者密集的地方,虽然没有让后者出现大片伤亡,但声光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而同一时间,墨檀也完成了对自己身边那些人的交代,当面前那片区域被清理出来后,他立刻抬手射出了一枚凝光矢,高声道:“我们上。”

    下一刻,包括墨檀自己在内,早已做好准备的十五人竟然直接冲出了防线,狠狠地扎进了前方那片尸潮中!!

    “第一组引火!”

    三位身穿重甲的汉子齐声应诺,同时捏碎了联合部队里每人都会备着一瓶的【焕发粉】用力往自己脑袋上一拍,伴随着里面那碧绿色的粉末灌顶而下,他们每个人身上都闪烁起了点点绿光,看上去特别的生机勃勃、特别的春意盎然、特别的……吸引仇恨!

    “嗷嗷嗷嗷!!!”

    大片突变者第一时间调转了目标,宛若一个集团军的苍蝇见到那啥一般向这个小小的方阵扑了过来,别说是刚才那截施法者、治疗者同时过量消耗,又被抽走了十好几个人的防线了,就连几十米外的突变者都闻风而动,推推搡搡地朝这边挤了过来。

    “别慌,克劳丝,我跟你们在一起呢。”墨檀对一个脸色有些发白的半兽人女战士笑了笑,耸肩道:“其实我也害怕的狠,要是两位圣女殿下同意的话我早就跑路了。”

    双手擎着巨型塔盾的虎人女战士一边死死地抵着几个突变者,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脑袋:“黑梵大人您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挺多人的名字,还有,我只是个普通牧师,就不要叫大人了。”

    黑梵轻抚圣典为克劳丝加持了一个律令?盾,然后眯起眼睛环顾了一下周围,然后挥舞着十字架甩出了一枚凝光矢:“那个方向,以多米尼克为箭头,碾过去!接下来两边的压力会比较大,注意做好防御,你们同时面对的敌人不会超过三只。”

    “知道了,头儿。”

    来自金辉河谷的半人马骑士多米尼克人立而起(无误),一边挥舞着手中那柄铁矛将拦在前面的突变者拍向两边,一边回头冲墨檀笑道:“您刚才说得不会是真的吧?俺这种小冒险者都没想过跑路啊!”

    半人马这个种族的数量并不是很多,至少比起人类、精灵、矮人等人口大族来说并不是很多,它们主要集中在西北大陆的蛮牙原野、野人高地与西南大陆的中部地区,在东北大陆的数量更是稀少,只有金辉河谷那边有少量部族存在,它们是天生的猎人、游侠与弓箭大师,历史上出现过大量名声远播的人物,比如大名鼎鼎的‘六指箭神’波密波尔、‘博爱の调教者’悲风、‘千击’卡西欧、‘狗头人屠戮者’安妮等,无一不是名镇一方的大佬,有人驯养的野兽伙伴赫赫有名、有人神乎其技的箭术宛若魔法、有人能在任何有花草树木的地方完美地施展一叶障目,但就是没人……不,严格来说是没半人马会选择成为一名骑士!

    他们觉得无论是自己拍自己的屁股使劲儿冲锋,还是让别人骑在背上,亦或是骑在别人背上都太过于愚蠢了。

    而多米尼克也正是因为有一颗骑士的心才被背井离乡来到了这里,不过他和某位励志成为法师的肌肉老爷爷不同,这位年仅19的小伙……小半……小马子在骑士方面还真的颇具天赋,短短不到两个月的功夫就从见习骑士晋阶成了初级骑士,之后更是在半年之内从抵达了初阶巅峰。

    【如果他能从这场天知道该不该被称之为战争的战争中活下来的话,想必很快就能完成他梦寐以求的守护骑士考核了吧。】

    “注意你的节奏,骑士,一个合格的守护者可不能把队友抛下太远,除非你有信心自己解决掉所有敌人。”

    墨檀莞尔一笑,抬手给多米尼克挂了一个愈合祷言:“还有,我刚才并没有在开玩笑,你们中的很多人都比我有勇气,能与诸位并肩作战是我的骄傲。”

    墨檀说的是实话,他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联合部队中有太多人比自己正直、善良、勇敢,凭心而论,如果自己不是‘换个马甲又是一条好汉的’玩家,墨檀真的不确定自己是否会临阵脱逃,是否仍然会站在这里与这些尊敬他,但却更值得他尊敬的人一起战斗。

    尽管现在的他自从来到米莎郡之后只要有时间就绞尽脑汁地思考怎么减少牺牲、怎么拯救无辜、怎么改变局面、怎么达成‘Good End’……

    尽管他委托羽莺找来了所有身在战斗序列中的人员资料,并把那些东西全都背了下来,努力了解每个人的职业、性格、履历、习惯与作战方式,只为能在之后的行动中增加哪怕一点点成功率,将任何不必要的战损提前扼杀在摇篮……

    尽管那令人窒息的责任让他双腿颤抖、面色惨白,但墨檀却在依然顽强地顶着这份背负着无数生命的压力谨慎前行,拼尽全力维持着清醒、理性、洞察力、分析力、大局观这些对‘黑梵’来说十分陌生的东西……

    但他依然觉得自己比起太多人都有所不如,无论从性格层面还是道德层面都是,墨檀坚定地认为现在的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比很多人优秀、比很多人糟糕的普通人,只是因为某种奇怪的原因比他人多了一些奇怪的素质而已。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素质恰好能在这种场合下被他发挥出来……

    综上所述,他变成了一个理论上比较有能力的普通人。

    尽管依然普通,但至少能够发挥出一些超额的价值,所以,值得庆幸。

    【或许语宸能够在仅有一次生命的情况下依然站在这里,而我不能。】

    “别让速度降下来,杰拉德,跟多米尼尔换下位置!第一组撒死尘顶到两边去,第二组引火准备,成为那些东西的目标后立刻退到我旁边,一分钟之后变向,克劳丝你做箭头,位置我已经标出来了!”

    消耗巨大的半人马骑士被魁梧的兽人斧战士换到了战阵中间,尽管后者也已经有些疲惫了,但是没关系,他只需要扛住接下来的一分钟就够了。

    或许这个在尸潮中左冲右突的不对称多边形称不上是什么战阵,墨檀也不懂正儿八经的战阵是个什么意思,但他至少知道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怎么做才能让消耗与损失降到最低。

    【或许科尔多瓦能为了寻找一个幸存者在那座宛若地狱般的城市中疲于奔命到天黑,而我不能。】

    “丹尼斯,看到那个穿着蓝色皮甲的突变者了么?路过的时候干掉那家伙,然后克劳丝就会得到一个三秒钟左右的突破口,我们把它撕开,然后变阵,不要担心多余的事,那些怪物现在最想揪出来干掉的不是你,而是我旁边这三位。”

    【律令?障】强行隔开了一只横冲直撞的突变者,游曳在队伍边缘的兽人盗贼直接劈开了它的头颅,虎人女战士加速冲了过去,将其撞飞的同时却发现自己没有受到丝毫阻碍。

    周围那些突变者无视了使用【死尘】将生命气息遮蔽起来的她,径直向队伍中央那三名身上洋溢着碧绿色光芒的‘引火者’冲去,然后被护在前者两边的几人轻轻松松地剁成了人棍。

    【嘛,无所谓了。】

    “很好,伙计们,他们乱套了。”

    墨檀有些吃力地跟着大家小跑着,喘着粗气笑道:“终点站快到了,看到不远处那些被放了一身加速魔法的家伙了么,杀过去,告诉他们该换人出来溜达溜达了,还有……”

    轰!!!

    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东南方炸响,伴随着汹涌的火焰。

    【现在看来,我好像还有不少剩余价值可以压榨呢~】

    “可以提前准备庆祝胜利了。”

    【您的文明属性:领导+15】

     

    第三百三十三章:终